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八十六章 以我十年阳寿,换你们来世芳华

作品:神囧道士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老黑泥

    此时此刻,我说出这句话,不是什么扯虎皮,而是我已经在符箓之道上开启了另一扇门,自然不再会用茅山九代编外弟子这样的名头。

    人天一体,符法同源。符法最重要的就是‘窍’,而我现在迈入的这扇门就是直抵‘窍’的本源。

    天有窍则鼓舞万物,地有窍则洞海归源,人身窍则动静神灵,总天地之玄关,合阴阳之至道。

    这句话是太上所留,而我已经领悟。所以,我说我是上清嫡系传人也并不是在说谎。以亚冬号。

    “上清传人?”那两道如鞭如蛇的黑影一顿,紧接着从鬼门中传来那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带着些许狐疑,说道:“有什么凭证?”

    “放肆,小小鬼卒,胆敢质疑,可是想让我废了你!”

    陈玄他们魂体孱弱,等不了多久了。我不愿在这里浪费时间,双眸绽放寒芒,手印一变,厉喝道:“启太上大道君。太上老君,太上丈人,归命太上三天道主,大道正法,如玄都鬼律,毒杀鬼方……”

    在我念咒之时。整个虚幻的鬼门一阵颤抖,浓郁的阴森鬼气极速钻进鬼门之中,门内哀嚎惨烈,动荡不断。

    “天师恕罪,小鬼无意冒犯天师。请天师饶命!”门内那浑厚的声音颤抖,语气很是畏惧的说道。

    我保持结印不动,厉喝:“送他们二人进入鬼门,若不然让你魂散当场!”

    “天师饶命啊!不是小鬼不愿,实在是……”那鬼门后鬼卒很急,很慌张的说道:“强行破开鬼门,若无献祭,除非一路硬闯,要不然小鬼也没办法带残魂进入轮回之地的,小鬼只是个守门的,请天师手下留情啊!”

    妈的,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虽然我用的是茅山术法中强行破开鬼门最温和的办法,但是这所谓的最温和只是对于茅山曾经的那些大能前辈而言的,我只不过刚刚踏进符箓之道的这道门,可没有他们那种通天的手段。

    一路硬闯那纯粹是找死。自己几斤几两我还是很清楚的,在这小鬼卒面前我还能耍耍脾气,但是真的碰上那些鬼府大能,那绝对是歇菜!

    献祭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已经考虑到了这种后果。

    我心中一横,看了一眼陈玄他们那已经变得若有若无的魂体,猛地一咬牙,猛地一吸舌尖上的精血,再度喷出。

    “吾以十年寿,换得轮回开,上清可证,言出即行!”

    手捏古怪印决,当我这句话暴喝出口后,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内有种东西急速流失了,我知道那是我的阳寿,但是我并没有后悔。

    “上清嫡系传人献祭十年寿,鬼门还不速开!”我对着那虚幻阴森的鬼门喝道。

    “献祭已收,开鬼门,送轮回!”一道虚幻缥缈的声音从鬼门深处响起。

    “尊……尊殿主令!”那鬼门后的鬼卒颤声说道,似乎对于这个声音很畏惧。

    随后,我就感到鬼门处传来一股波动,阴森鬼气浓郁了很多,但是阴风却彻底消散了,鬼哭哀嚎之声也消失了。

    鬼门大开,进去之后陈玄他们就能顺利踏上轮回之路,那是我用十年阳寿换来的是,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看到陈玄和小曼那感激和关心的神色,我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轻声道:“去吧,轮回往生,来世再相聚,愿你们下一世,不,是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陈玄拉着小曼跪下来,对我磕了三个头,然后转身进入鬼门之中。

    两道魂体进入鬼门之后,鬼门颤抖一下,然后逐渐消散,最后扭曲的空间恢复正常,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般。

    我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脑中有点晕眩,扶着床微微喘息着。

    用新领悟之法强行破开鬼门,对我精神和身体上的负担不小,虽然损耗了十年阳寿,但是我感觉值了。

    看了一眼静静躺在床上的陈玄的尸体,再看看那个放置在他身上的黑盒子,我心中轻叹。

    今生苦短,来世再弥补吧!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郭小胖他们三人站在门口看着我,眼神很是复杂。

    房内的动静他们显然也听到了,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我施法的过程,但是可以听到。

    看到他们进屋,我对他们微微一笑,深吸一口气,站直身子温声道:“送走了,还算顺利,放心吧!”

    “小……小宝,你……”宋学姐梨花带雨看着我,泣声道:“你的头发……”

    听宋学姐这样一说,再看看郭小胖和小屁孩脸上那难过的表情,我微微愣了一下,走到房间中的镜子前,看到镜子里面的我,我沉默了。

    容颜未改,鬓角染霜。

    这就是损耗十年阳寿的代价吗?

    我笑了,笑的很开心,笑的很舒坦。

    以我十年命,换得你们来世芳华,值了!

    “小宝,你……”

    “我没事!”我摆摆手,看着躺在床上的陈玄的尸体,温声道:“这臭小子走的倒是洒脱,丝毫不考虑我们的难过啊!”

    宋学姐捂着嘴,眼泪不停的留,没有吭声。小屁孩在那边抽噎着,一脸悲伤。

    郭小胖抹抹脸上的泪,对我说道:“逝者已逝,生者已矣,快点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在这里?”我的脸上露出些许莫名之色,看了一眼郭小胖。

    郭小胖看了我一眼,明白了我的意思,又看看陈玄的尸体,沉默了一下,说道:“他已经被家族驱逐,回不去了……”

    “死者为大,生是陈家人,死是陈家鬼!”我脸上露出些许笑容,只不过笑容有点冷,眸中闪过一丝寒芒,说道:“陈家驱逐他又怎样?不入陈家祖坟,小曼始终都没有那个名分,生前不给,难道死后也不给?”

    “陈家不简单,小宝你别乱来!”郭小胖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了,急忙说道:“陈玄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小曼携手,你已经帮他们这么大的忙了,何必……”

    “送佛送到西,既然帮了,为什么不帮到底?”我看着床上陈玄的尸体,温声道:“生前你做不到的,哥哥帮你做,也算咱们今生缘分一场!”

    郭小胖脸色焦急还想说什么,我没有理会他,直接对宋学姐说道:“给田菲打个电话说一声,帮我这个忙,我就加入那个什么狗屁组织!”

    宋学姐微愣了一下,随后面色复杂的轻轻点点头。

    然后我来到陈玄床头,轻轻的擦拭掉他脸上那刚刚被我喷的到处都是的鲜血,温声道:“等一会,等哥回来,带你回家!”

    说完,我直接转头离开房间。

    “小宝,你去哪?”郭小胖他们诧异的看着我。

    “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个人,一会就回来!”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出了别墅之后,我的脸色阴沉下来,快步朝海边走去。

    海边那座简陋的石屋,是我此次的目标。

    来到石屋前,我直接推门而入,看到黑衣中年人坐在桌前,面前依旧摆放着一盘棋。

    我直接坐到了他的对面,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虽然他早就瞎了,但是我知道他能‘看到’我来了。

    “来一盘?”黑衣中年人没有抬头,声音沧桑的说道。

    我没有理会他这句话,直接问道:“小曼被若离杀了你知不知道?”

    他抬起头,一双黑黑的没有眼珠的眼眶‘看着’我,声音沧桑的说道:“知道。”

    “为什么没有阻止?”我压抑着心中的火气问道。

    “为什么要阻止?”黑衣中年男人淡声回应,悠悠说道:“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生生死死又有什么关系?”

    我紧握拳头,死死的盯着他,咬着牙说道:“若离算计我们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黑衣中年男人点点头,说道:“我已经说过,我的眼瞎了,但是我的心还没瞎,他是什么性子,我比你清楚的多!”

    “啪~”我猛地一拍桌子,脸色狰狞的冲他嘶吼:“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什么都不做?”

    他没有理会我,轻轻捏起一枚棋子,放在棋盘之上,悠悠说道:“众生如棋,我已看破生死,只愿做那博弈之人!”

    妈的,我彻底怒了,直接一把掀翻棋盘,棋子散落一地。

    “即使众生如棋,你也没有资格跳出棋盘成为棋手,至始至终,你只不过是个弃子而已!”

    说完这句话,我直接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在我走到房门口的时候,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声道:“秋垄前辈,茅山自断传承,我为九代,昔日荣光会在我身上重现,你信不信?”

    说完,不等他回应,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我走后,黑衣中年人始终保持着那个坐姿,僵硬如雕像。

    良久之后,黑衣中年人笑了,笑声越来越大,在那声音中还夹杂着些许的疯狂。

    “好一个重现昔日荣光,好一个茅山九代……”黑衣中年男人站起身来,仰天长啸,随后疯狂大笑,声音嘶哑吼道:“你既然已经踏出了那一步,我自然是相信你能做到,只不过我已经等不到那时候了,不能亲眼看你重启山门,遗憾啊……茅山……哈哈哈哈!”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