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40.逃离海渊城

作品:我的魔法时代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海逸小猪

    ‘艾瑞利尔’公主冲到赞普拉大巫师的面前,看着已经逐渐被雷电之力吞噬的赞普拉大巫师,无数雷电之束透过魔法光罩窜到祭坛上,整个祭坛都充满带有毁灭气息的电球。

    赢黎的身体虽然还是原本的样子,但是她那绝美而冷寂的脸已经变成了艾瑞利尔公主的模样,她试图靠近赞普拉大巫师,却被赞普拉大巫师通体充斥的雷电之力反弹开,一下子跌坐在祭坛上。

    “艾瑞利尔,你醒了!”赞普拉大巫师低头看清楚赢黎的脸,漂浮在祭坛之上的身体兴奋的舒展了一下,声音里充满了电音,虽然身体饱受痛苦,但是依然能感受到她的高兴。

    从魔法光罩上面落下来的雷电之力已经将她大半个头颅吞噬掉,她大半个身躯已经成为了电元素之体,一团团电浆球围着她乱转,只是那些电浆球好像并没有伤害到祭坛上的人,包括我和我的追随者们,还有其他的迦娜人。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已经转变成艾瑞利尔公主模样的赢黎,我想唤醒赢黎的方法一定掌握在赞普拉大巫师的手中。

    此时,祭坛上陷入了混战,赞普拉大巫师统领的银色禁卫军正在与迦娜王皇宫迦娜侍卫们交战,银色禁卫军的迦娜战士明显比皇宫迦娜守卫强出一很多,只是人数上处于明显的劣势,数百银色禁卫军如今只能退守祭坛的石阶,而在祭坛之下大量皇宫迦娜侍卫正从连接通道那边不断涌入这座魔法光罩。

    而我打开通向辛柳谷的传送门,将那边原本接应我们的野蛮人奴隶拉出来,对祭坛上的银色禁卫军展开厮杀,我打算将银色禁卫军赶下祭坛,然后合所有人之力抓住赞普拉大巫师,只有这样才能逆转这个魔法仪式。

    手持重十字弩的野蛮人奴隶战士接二连三地从传送门里冲出来,随着这些野蛮人奴隶冲出来的还有一群穿着魔纹构装的兽人战士,野蛮人奴隶手里重十字弩刚一出场就展示了强大的威力,那些皮糙肉厚的银甲迦娜战士身体就像是纸糊的一样,巨型弩箭化成一束束白光透体而过,不断地有银色禁卫军的迦娜守卫倒在祭坛顶处。

    海伦娜和贝姬此时已经晕倒在祭坛上,随着从传送门里冲出来的野蛮人奴隶战士在祭坛上打开局面,我便带着卡特琳娜、卡兰措。牛头人鲁卡和贾斯特斯扑向赞普拉大巫师。

    七届海的那位迦娜美人鱼正用手里的武器凿击冰盖,试图开启存放艾瑞利尔公主真身的冰棺。

    我带着卡兰措几人还没等靠近赞普拉大巫师,就被她身体周围几颗电浆球砸中。

    瞬间,就算是拥有极高雷电抗性的我,身体竟被电浆球完全麻痹,除我之外的另外几人被弹开到祭坛的边缘,数名迦娜巫师释放水箭射向卡兰措等人,牛头人鲁卡立刻用手中巨大盾牌将一波水箭尽数挡在外面。

    这时候浮在空中的赞普拉大巫师看上去就像是蹲在蛛网中心的蜘蛛,而蛛网则是由那些从魔法光罩中落下雷电编织而成。

    随后,我发现这个空间里的雷电之力正一点点被赞普拉大巫师抽离,我用雷电之力打开的传送门依然正一点点被消弱,仅从传送门里走出十几位野蛮人奴隶之后,这座传送门竟然再也支撑不住,‘啵’地一下发出一串电火花,在祭坛上凭空消失了。

    “赞普拉,你这是怎么了?”艾瑞利尔望着浮在空中的赞普拉大巫师,一脸焦急地问道。

    艾瑞利尔公主说拥有一口非常流利的帝国语,她的语调和说话方式与赢黎完全不同。

    艾瑞利尔公主想要靠近赞普拉大巫师,但是同样也被赞普拉大巫师身边的雷电之力弹开,这时的赞普拉大巫师已经化身成为一位雷电元素精灵之主,浑身闪烁着无数电花。

    赞普拉大巫师身体承受着万雷穿心,没想到居然在这一刻化身成电元素之体,这样规避无数雷电伤害。

    无数雷电之力像是海潮一样涌入她的身体,瞬间便让她的身体变得分崩离析。

    听到艾瑞利尔的声音,赞普拉大巫师仿佛恢复了一些理智。

    她重新睁开了有些茫然的双眼,对着站在祭坛上的艾瑞利尔公主说:

    “艾瑞利尔,听我说……我的死期已到,看来得比你早一些进入海渊之眼了。”

    艾瑞利尔听到这句话,一下子瘫软坐在祭坛上,随后她看到了自己裹在知识长袍下的双.腿,随后她又举起了双手来回的翻看,脸上那种惊愕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她用手托了托自己的前胸,更是惊骇莫名,惊叫了一声:“我的胸呢?我的鱼尾呢?这不是我的身体……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赞普拉,连你也要离开我?”

    “这是那个格林帝国公主的身体,当初你借来了她的容貌,你的身体与她拥有共通性和融合的可能,所以我将她从格林帝国那边找过来,将你的灵魂转嫁到她的身体里,你可以借用这幅躯体继续活下去,但是我可能没办法继续陪着你了……”

    赞普拉大巫师的身体在空中完全化成了电元素,一件没有被烧灼成灰烬的法袍轻飘飘的落在祭坛上,就连那颗水晶骷髅头也骨碌碌地滚落在一旁,赞普拉大巫师对艾瑞利尔公主这样说道。

    看到艾瑞利尔公主一下子泪崩的脸,祭坛上的赞普拉大巫师也显得有些不太稳定,她痛苦的扭动着身躯,魔法光罩上空出现了无数道爆闪,稍微稳定下来一点之后,赞普拉大巫师马上又说:

    “不要为我哭泣,艾瑞利尔,我知道这幅身体马上就会被雷电之力撑爆了,但这是我的选择,魔法誓约的力量能让我突破那层始终无法逾越的桎梏,我能感受到传奇那个层面的力量,你看这么多纯净的电浆球,每一颗都仿佛有生命一样,你还记得我教给你的那些魔法吗?好好地去感悟它们,它们将陪伴你一生,并会助你翻越一座座大山,解决人生中所遇的一个个难题。”

    祭坛周围二十几名野蛮人奴隶在射出三轮巨型弩箭之后,已经与后面冲上来的银色迦娜守卫混战成一团。

    这时候,卡兰措和牛头人鲁卡再次冲过来,试图营救被电浆球束缚在原地的我,却被赞普拉挥手几颗电浆球再次弹飞了出去。

    赞普拉大巫师认真地对艾瑞利尔说道:

    “不要在像以前那样偏激,艾瑞利尔,你要用心去感受这世界的爱,敞开你的心扉,只要抛开那一点点的不如意,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是会有那么多地……美丽,就和你一样美丽而灿烂,我的小可爱。”

    艾瑞利尔公主坐在地上使劲儿的摇着头,说不出话来。

    此刻的我如烈焰灼心,我很想知道赢黎的灵魂到底去了哪里,我甚至猜想‘灵魂转嫁仪式’就是灵魂交换,也许冰棺里那幅身体里的灵魂是赢黎的,我心里苦笑着这次真的是玩大了,以为辛柳谷的传送门能够成为我们最大倚仗,我们可以随时随地离开海渊城,所以我们就像是充满了好奇心的猫,一点点被吸引,落进这个陷阱。

    这时候,浮在空中的赞普拉大巫师的身体忽然爆开一朵巨大的电火花,她痛苦的呻吟了一下,随后迫不及待地对艾瑞利尔公主说道:“啊!我的时间不多了,答应我,好好活着,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艾瑞利尔,答应我!”

    看着赞普拉大巫师承受如此多的痛苦,艾瑞利尔公主立刻回答:“我答应你,赞普拉。”

    也许是觉得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赞普拉开始向天空大声祈祷:“席琳女神啊,您的信徒赞普拉向您祈祷,请允许我进入您的神之国度吧……”

    不过她随后身体仿佛就像是要炸裂一样,她试图挣脱身后那张网的束缚,盯着艾瑞利尔公主的眼睛,发现眼睛里的蔚蓝正在一点点的消退,而艾瑞利尔公主脸上的表情也在不停地改变,她看到乌亮的眼眸一点点恢复过来,立刻惊怒道:“怎么会这样?”

    就在我还是一头雾水的时候,赞普拉大巫师已经怒不可歇地咆哮道:

    “……该死的艾瑞提尔,你根本就不配成为无尽海迦娜人的王,该死的维基,你这个鼠目寸光的蠢女人,你看你都做了些什么蠢事,不完整的灵魂转嫁仪式,孱弱的灵魂之火,我的艾瑞利尔没办法彻底苏醒……我明白了!维基打得好算盘!”

    赞普拉大声的喝道:“停下!”

    无数道电光球落在我们的身上,就像是气泡一样将我们团团包围并困在其中。

    而整个祭坛则是从空中落下雷瀑将祭坛单独地隔离开,这时候皇宫侍卫的数量已经占到绝对的优势,大量的皇宫侍卫将祭坛石阶淹没,那些被隔离在雷瀑之外的银色禁卫军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我发现凭借赞普拉大巫师目前所拥有的力量,可以轻松的解决掉我们却一直都没有动手,这时候我才从她口中获得答案。

    她在空中的电元素之体已经维持不住迦娜人的身体形态,雷电编织而成的巨大鱼尾化成无数电弧快速地消散。

    这时候赞普拉竟然对我说:“人类小子,想要你的女人还能好好活下去的话,那就带我的艾瑞利尔离开这儿,艾瑞利尔的灵魂已经被另一种神奇的魔法契约束缚在赢黎公主身上,不要试图去驱逐我的艾瑞利尔,想要了解灵魂层面的魔法,等你成为传奇法师再说。”

    我发现自己身体的麻痹状态消失,能够开口说话了,便对赞普拉怒斥道:

    “你费尽心机将我们请到海渊城,就是为了这个灵魂转嫁仪式,可你的实力停留在大魔导师的巅峰,无法突破传奇法师的瓶颈,也就无法完成灵魂转嫁仪式,所以你才在我们立下了这个必然要违背的魔法誓约,引万雷注入你的身体,助你完成这个灵魂转嫁仪式……,如果你害死了赢黎,我会让你在临死之前亲眼看到这里的一切,都会为赢黎陪葬!”

    说着,我向赞普拉大巫师扑过去。

    “冷静点,你的那个人类公主并没有死,她还活着,只是昏过去了。”赞普拉大巫师对我说道。

    说完,她双手在胸.前用力搓了搓,一团电光在她手中被拉扯出一扇门的形状,随后她将这扇门投掷到祭坛上,一扇传送门就这样出现在我们面前,她对我们:“我快要撑不住了,快点带着艾瑞利尔和你的随从们通过这道传送门离开!”

    赞普拉大巫师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雷电之力化成的身体只剩下了上半身,魔法光罩之中充斥着雷电之力,我甚至看到上空的光罩出现一道道裂痕,而祭坛下面一片混乱,无数迦娜人的王公贵族们涌向狭窄的通道出口。

    艾瑞利尔公主忽然双腿一软,昏倒在地,而她的那张绝美容颜也随之消退,赢黎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只是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你到底还在犹豫什么,你可以不信任我,但你应该知道,我永远都不会伤害我的艾瑞利尔,带她离开这儿,这里的魔法阵马上就要崩塌了,快点走!”赞普拉大巫师向我催促道,

    祭坛之下的迦娜王指挥着迦娜侍卫冲击着祭坛的雷瀑,祭坛下面出现一队正在吟唱魔法咒语的巫师。

    赞普拉大巫师胸膛以下已经全部消失不见,她痛苦的嚎叫声洞彻整个祭坛。

    “啊……”

    我冲到赢黎的身边,将她从祭坛上抱起来,试图用时空碎裂者之锤打开通往辛柳谷的传送门,可惜时空碎裂者之锤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候,卡特琳娜和卡兰措也分别抱起了昏迷的海伦娜与贝姬,野蛮人奴隶和兽人构装战士也纷纷聚拢过来。

    “赞普拉,七界海的静默王冠到底在哪?”七届海的那位迦娜美人鱼站在打开了一条缝的冰棺旁,愤怒地质问赞普拉。

    马上就要消失的赞普拉说道:“你想知道……答案?是你毁了我的灵魂转嫁仪式,你还想我会告诉你这个答案?我宁愿把她带到海渊之眼里,哈哈,现在知道害怕了,没错,我要带走的还有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面带惊惧之色的七届海迦娜美人鱼就被落下的数道雷电劈中。

    “赞普拉,你这个疯子!啊……”

    我抱着赢黎,望着祭坛下潮水一样涌来的迦娜侍卫,咬着牙跨进了那个不知通往何处的传送门……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