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番外3 云渺4

作品: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苏幕遮玥

    ”

    殿外狂风呼啸,雷鸣电闪中,照亮女人血色双眸中刻骨的恨意,手中刀锋凛冽,仿如吃人的恶魔,迫不及待将他拆吃入腹。

    到底是多深的恨?他已喝下她亲手喂下的酒,毒入肺腑,如她所愿,肠穿肚烂,不得好死……

    她却仍不满足,非要一刀刀扎在他身上,看他痛苦不堪、看他绝望惊惧才开心吗?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狠毒的女人?

    没有人会相信,此刻犹如魔鬼般疯狂屠戮他的女人,是他的亲生母亲……

    呵……她已经疯了,他不恨她,这条命是她给的,就当还给她了,从此两不相欠。

    他只是觉得她可怜而可悲。

    她真的爱风弟吗?为了风弟做尽一切,甚至连他这个亲生儿子都可以算计、也要把天下至尊之位捧到他面前来。

    不,这个自私的女人,她唯一爱的只有自己,风弟只不过是她满足自己私欲的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了那年的德云殿中,漫天风雪,小小少年自雪中踟蹰行来,曾小心翼翼的朝他瞥来一眼,也曾无助而依赖的拉着他的衣角。

    “哥哥,我怕。”

    风弟,对不起啊,哥哥再也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他看到自己的灵魂飘了起来,看到那个女人依旧疯狂的朝那具早已凉透的尸体一刀刀扎下去,血肉飞溅,满手满脸的血,她却毫不在乎,近乎机械而麻木的眼神令人感到巨大的压抑和恐惧。

    “哐当”一声巨响,狂风刮断殿外一棵几十年的老树,惊雷滚滚,白炙的电光自天幕劈下,仿似要将这天地劈成两半。

    锦衣少年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他看到他和女子起了争执,他脸上是无尽的悲痛和绝望,他看到他蹲下来,温柔的抚摸着那具尸体的脸,一遍遍叫着哥哥……

    多少年了,当初小小的孩子已经长大了……

    他想要看看他的脸,天边却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他只能游离在半空,无法接近。

    少年背起他,艰难蹒跚的走出宫殿,尸体的双脚拖在地板上,走过的地方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线。

    “哥哥,我们回家。”

    少年不小心绊到了门槛,连同背上凉透的尸体一同重重的摔在地上,尸体滚落台阶,仿如落入地狱。

    “不。”少年顾不得伤,跌跌撞撞的跑下去,他跑的太急了,一下子就从台阶上摔了下去,发冠脱落,一头青丝在狂风中飞舞,争先恐后似要飞离这可笑的世界。

    少年背影清丽纤柔,满头乌丝飞扬,只看背影,便已初具绝代佳人的风姿,哪里还有半分少年风气。

    他怔怔的看着那朝尸体飞扑而去的背影,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原来……原来风弟竟是女儿身?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么多年隐瞒风弟的女儿身,把她像见不得光的物件一般藏起来,甚至还要夺取这天下给她,那个女人、她到底在做什么?

    “他已经死了。”容秋忆拖着长长的凤袍从殿内走出来,吐出的话语一如她的眉峰般冰冷绝情。

    那双从来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睛静静的望着跪坐在台阶下抱着尸体的少女,眼中没有丝毫怜悯,只有如深渊般无尽的黑暗和冰冷。

    “风儿,回来。”语气威严中暗含警告。

    可惜,那个少女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乖乖的做她手中的傀儡。

    “你曾答应过我,不会伤害哥哥,所以这么多年,我像影子一样甘愿躲在黑暗中,心甘情愿做你手中的傀儡,可是现在,你杀了哥哥,我不会原谅你。”

    少女声脆如冰珠,冷凝坚定,却无端令人感到一股来自地狱的凉气。

    什么?

    原来风儿她……是为了他才这么多年甘愿被这个女人所控制?

    他真傻啊,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让妹妹瘦小的身体给他承担起了一切。

    “他活着,只会成为你的绊脚石,只有他死了,这天下才会真正的归我们所有,你看,从此以后,这大好河山将会被你踩在脚下,你是这大夏皇朝的至尊女皇,所有人都将匍匐在你的脚下,天下间将没有你得不到的东西。”

    “即使我成为女皇,却依旧是你手中的傀儡。”少女嘲讽一笑,冷冷的望着台阶之上高高在上的女子。

    “不要再给自己的野心和私欲找借口了,只会让我更加恶心,其实你心里更厌恶我吧,我和哥哥本是你同胎而生,因为怀上了你最恶心的男人的孩子,你从我们一出生就想掐死我们,但是这怎么够呢?这两个孩子带着你罪恶的烙印,带着那个男人的血脉,这样的十恶不赦,怎能轻易放过?所以你亲手布了一盘棋,而我和哥哥是你这盘棋上最重要的两粒棋子,哥哥在明,我在暗,他为你夺取天下,我是你冠冕堂皇的借口,当你谋夺这天下成功之日,便是我和哥哥命丧之时。”

    少女用无比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一番话,里边多少刀光剑影、多少辛酸血泪都已经不重要了,从她和哥哥出生开始,她们的命运就已经既定了。

    “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少女低头,如玉的纤纤素手轻轻抚摸着怀中早已苍白僵硬的脸庞,目光温柔如水。

    “你以为你是孤独的,你错了,你还有我。”

    从在娘胎里开始,我们的命运已经紧紧相连,你不是孤家寡人,你还有我。

    半空中,他早已泪流满面。

    他多想伸手摸摸她的脸,叫她一声妹妹,给她一个拥抱啊……

    然而就连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他都已经做不到了。

    对不起……

    这时阴沉的天幕忽然乌云聚拢,就在她的头顶,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狂风大作,雷鸣电闪,刮的人睁不开双眼。

    “风儿,给我回来。”容秋忆正要走下去,当空一道雷电直直击在她的脚下,地面瞬间出现一个大坑,冒着黑烟。

    容秋忆连忙后退一步,脸色阴沉。

    大手一挥,指挥禁军:“把她给我抓起来。”

    手持长枪的禁军围上来,将她团团围住。

    少女癫狂大笑,抬头望天,发丝凌乱飞舞,绝美的脸庞上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深沉决绝,泪珠滑落,凄美绝艳。

    看清那张脸,他心中猛然一震,良久不能言。

    他还来不及多想,就忽然被一股力量给吸走了,最后定格的画面中,只有少女那绝艳凄美的面容上令人心碎哀伤的眼泪。

    “公子,快走。”

    一道矫健的身影凌空飞落,以一人之力抵挡千军万马。

    那是……

    后来再发生什么,他已经不知道了。

    “妹妹……。”云渺大叫一声,忽然坐起身来,起身的幅度太大,坐在床边的云涯吓了一跳,赶忙摸了摸他的额头。

    温柔的声音掩不住关切:“做噩梦了吗?”

    云渺空茫的眼神凝在近在咫尺的这张面容上,那眸底深处似有风云变幻,捉摸不定。

    云涯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认识我了?”

    云渺眼神渐渐聚焦,似有千言万语诉说不尽。

    他忽然伸臂,将云涯揽到怀中,紧紧的抱着,那力道之大直令云涯透不过气来,挣扎了两下挣不过他,便无奈的伏在他肩头,“你怎么了?”

    他毕竟不再是曾经的渺渺,她一直避免两人刻意亲近,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没想到他忽然这样举动,罢了,也是她想多了,他只是渺渺,不是吗?

    阿芸看到这一幕,悄悄退出了房间,一转身,便看到立在身后的高大身影,惊讶中正要脱口而出大少爷,男人冷冷的眼神扫过来,她立马捂住嘴。

    天哪,屋里小姐和少爷那样,姑爷不会误会吧?

    晏颂看了眼抱在一起的两人,目光幽沉莫测,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了又松开。

    转身。

    “不要告诉她我来过。”

    “我是哥哥……我真的是哥哥啊。”他喃喃着,声音似惊似喜,仿似穿越千年的时光,凝化为这一刻无奈的低叹。

    蓦然令人潸然泪下。

    不知为何,云涯眼泪忽然就流了出来,不知是为这一声哥哥,还是别的什么,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云渺看着她脸上的泪,脑海中划过最后一幕那少女面庞上滚落的晶莹,两张脸渐渐重合……

    “把你弄哭了,都是哥哥的错。”云渺抬手擦去她脸颊上的泪珠,捏了捏她的脸蛋:“我是渺渺,真正的渺渺。”

    云涯讶然的看着他,泪珠还挂在眼眶边,要掉不掉,楚楚可怜中透着几分可爱。

    云渺低叹一声,直视云涯的眼睛:“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云涯怔怔的看着他,在那双眼睛里,她看到了满满的疼惜和愧疚,以及被命运捉弄的可笑、还有几分如释重负的庆幸。

    恍然间,她好似明白了什么。

    云渺笑了笑,双生子之间的默契让他明了,再一次拥着她,像是拥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

    “感谢上苍,让我来到你身边。”

    曾经他以为霸占了云渺的身体,所以一同承担起这具身体的责任,所以他发誓会好好待云涯,现在他发现,他怎么会那么傻……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她为他付出一切,承担了太多不属于她的责任,但是从此以后不会了,风儿……不,涯涯,以后,换哥哥来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