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1798章 大婚(大结局)

作品: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  |  分类:网游动漫  |  作者:十年狂欢

    农历五月二十,恰巧贴合,又是适宜成亲的良辰吉日,早在数月前,霍休,独孤剑,祝玉研等就分别派了青衣楼,无双城,阴癸派等各门各派的人手来擂鼓山为李察和众女的大婚做准备。

    到了后来,在接到李察的请帖后,华山,少林,新唐门,甚至是叶孤城的飞仙岛和西门吹雪的万梅山庄都差了人来,素来冷清的擂鼓山一时间人满为患,就和下饺子一样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最后还是李察出面,心领了好意,劝了华山少林等各门各派的帮手回去,只留青衣楼和无双城两边的人马,擂鼓山才算是略微消停些。

    经过过去三年的发展,青衣楼算是彻底转型成功,从过去的杀手组织兼情报组织转型成为一个大型组织,尽管在江湖上关于青衣楼弟子的传说并不算多——走长安城的街上一连瞧见十个华山少林的弟子也不见得能见到一个青衣楼弟子,但是不知不觉间,青衣楼已经渗透到了各行各业,甚至于说是人们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

    借着全世界各地大开酒店以及置办产业的机会,青衣楼的耳目也分散到了全世界各地,在江湖上那些看不惯青衣楼做派的人嘴里,因此给青衣楼起了个绰号——锦衣卫。

    这名字听起来好听,但实际上里头的寓意可谓是字字诛心,锦衣卫是什么来头?古代皇帝手下的鹰犬爪牙,若青衣楼是锦衣卫,那么青衣楼的两任总瓢把子霍休和李察,又是什么?

    不过没人敢当着大庭广众这么说,大多都是关起门来自己说,一是别看霍休这些年好像变成了一个和气生财,笑眯眯慈眉善目的小老头,但对这件事一点不含糊,从锦衣卫这三个字跟青衣楼挂钩那天起,前后有不下十个江湖门派因为这件事而永远消失,二来说李察想当皇帝,这纯属扯淡。

    如果说这天底下有一个人不想当皇帝的话,那非李察莫属,当初吭哧吭哧反大隋打天下,现在在史书里记载寇仲和徐子陵多么多么骁勇善战,但是经历过那段时间的人都明白,这座江山绝大部分都是李察打下来的,当初阴癸派想要支持李察上位,被他婉拒这才退而求其次转而扶植的寇仲。现在史书里已经淡化了李察的一些战功,可饶是如此,书里李察的战功还是不逊色于寇仲与徐子陵,甚至细细咂摸发现还犹有过之。

    有李察在青衣楼的金字塔镇着,就算江湖上青衣楼锦衣卫这样的诛心之言甚嚣尘上,也无人会多说多想,要想当皇帝西门瓜还用等现在借助青衣楼?当初早就身披龙袍坐龙椅了好吗!

    进了五月之后,江湖上突然多出了一条传闻——小剑圣李察要结婚了!一时间这则传闻成为了江湖上最热门的话题,如果说李察身上有什么比他的传奇经历,超凡实力以及高高在上的身份更值得津津乐道的话,那非他的感情莫属。

    红颜公会的正副会长,曼陀山庄的女神,西夏的公主,阴癸派的圣女,蒙古的汝阳王,昔日幽林小筑的主人,江湖美女排行榜上的美女,几乎每一个都和李察有着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唯二落单的李琯琯和师妃暄,一个是他妹妹,另一个据说曾经和他也有过一段过往。

    就在江湖上的人们都在猜测李察的结婚对象到底会是谁的时候,日子匆匆而过,很快来到了五月二十这一天。头一天晚上李察一晚上没睡,一大早天刚刚亮,就在无名小队的众人的陪同下顺着山道下山,来到擂鼓山山脚等候。

    今天的李察穿了一身中式传统婚礼的新郎服,红色长衫衬托得他身形看起来高大挺拔,说不出的英俊帅气。充当伴郎的无名小队的众人的衣服则是以黑红为主基调,非但没有喧宾夺主,反而很好地起到了衬托作用。

    站在山脚下,傲无常朝李察笑着道:“老大,怎么样?是不是很紧张?”

    李察点点头,吸了几口气缓缓吐出,来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虽说这些年来大大小小风波经历了无数,早已练就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心性,但是结婚又怎能一样,就算是李察,此时此刻也不免有些紧张和激动,就连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身为过来人的王炸笑道:“老大,不用担心,一切跟着流程走就行,他们不会为那你的。”

    傲无常幸灾乐祸地笑道:“那可未必,王炸你当初娶得是一个,老大今天可是娶七个,这受到的刁难,自然也是七倍。”

    李察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就在这时,天山童姥顺着山道下山来,站在一级青石台阶上朝李察笑着道:“吉时已到,迎亲。”

    李察呼了口气朝着山上走去,由于众女来自天南地北的关系,就算是飞机一日之内也难以来往这么多地方,因此正式的迎亲在过去几个月的准备阶段里挑着良辰吉日都已迎过,今日结婚则是把迎亲的地方都搬到了擂鼓山上,权当是走个仪式过场。

    李察跟着天山童姥先是来到擂鼓山的一处山谷中,只见山谷内有一人工湖,湖中央是一座小岛,岛上有一处和曼陀山庄一模一样的山庄,这些都是青衣楼的杰作,为的就是尽可能地还原,使得迎亲看起来不那么草率。为了达到这个效果,这几个月来青衣楼愣是在擂鼓山上整出了曼陀山庄,汝阳王府,红颜公会大厅,幽林小筑,若不是面积不够,他们甚至想把整个西夏皇宫和阴癸派驻地都1:1还原。

    站在湖边,李察和众伴郎只见得一道身穿红嫁衣,披着红盖头的身影站在湖心岛的曼陀山庄前,李青萝在身旁扶着她,身旁还站着李琯琯与无崖子等逍遥派的众人。

    “哥,要想娶语嫣,就得通过考验才行。”李琯琯挽着王语嫣的手,朝站在湖边的李察笑着大声道。今天的她是众女共同的伴娘。

    李察大声问道:“什么考验?”

    李琯琯狡黠笑道:“你也看见了,这湖上无船,你要做的就是在师伯和师叔的夹击下来到这里,而且身上一滴水也不能沾。”

    李察笑着道:“这有何难?”

    天山童姥笑眯眯道:“这对你来说自然不难,所以我决定给你小子加点限制,不准使用除了凌波微步外任何一种武功,而且必须要从湖上经过。”

    李察皱了皱眉,他本来听到第一个限制还打算用强横的肉身直接横跳过去,没想到天山童姥连这个都考虑到了。

    片刻后,李察笑着点点头道:“好,没问题。”

    “那么…开始!”

    在李琯琯话音还没落地的瞬间,只见得李察身形一晃突然消失在原地,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紧跟着朝李察而去,然而她们的速度比起李察实在差了太多,当他们三人碰面时,李察已经跨过了三分之二的距离还多!

    天山童姥二话不说屈指弹出数枚生死符,朝着李察迎面而来,李秋水则是打出数道白虹掌力,封锁了李察所有能够闪躲的空间的同时掀起滚滚巨浪,朝着李察当头拍下。

    李察并不惊慌,闪转腾挪之间竟生生开辟出一条道路,绕过两人身边,朝着湖心岛飘然而去。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心中一惊,转身立刻想要追击,而李察已经趁着这个时候来到了湖心岛上,整个人如李琯琯要求的那样,浑身上下滴水不沾。

    天山童姥苦笑道:“四境,这小子的身法突破了,早知如此就该换个考验才对。”

    李秋水摇摇头道:“换别的也是一样的,除非是琴棋书画,否则和武功有关的题目,如何能难得住他?今日大婚图个开心喜庆罢了,别太较真。”

    与此同时擂鼓山另一个角落,汝阳王府内,赵敏冲手下士兵瞪着眼睛道:“等等西门瓜来了,你们谁都不可为难他,听见没有?他好不容易才愿意娶我了,要是被你们刁难跑了,我把你们的皮全扒了点天灯!”

    “是是是,小的明白。”士兵们点头如捣蒜,心中苦笑不已,他不为难我们都不错了,我们哪敢为难他啊,他可是小剑圣啊!

    类似的对话还发生在擂鼓山的各个角落,就连平日里对石之轩爱答不理的石青璇,今日也转了性子,朝石之轩道:“爹,女儿求你件事。”

    这一声爹叫得石之轩心都快化了,笑着连声道:“青璇你尽管说,就是要天上的星星,爹也给你去摘来!”

    石青璇缓声道:“等等西门瓜来了,你就开开心心地送我出嫁,不可为难于他。你若为难于他,我便再也不叫你爹了。”

    石之轩脸上的神情瞬间僵住,脸色变得复杂无比,一时间变了又变,然后才苦笑着点点头,一边摇头感叹“女大不中留”一边走出幽林小筑,朝外头的人道:“把家伙事都收起来!”

    一时间幽林小筑外的枪炮全都消失不见,数道人影手拿工兵铲和地雷分布图小跑着朝前跑去,赶在李察到来之前把雷给排了。

    ……………………………

    在接到王语嫣后,李察又去接了剩下的柳红颜,妖妖,李清露,绾绾,石青璇,赵敏六女,出乎他意料的是接六女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他还以为会有一番考验。

    等和众女一起来到半山腰时,时辰已近黄昏,不知不觉李察竟在迎亲上耗费了一个白天的功夫,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的瞬间,无数烟火自擂鼓山各个角落冲天而起于空中爆炸开来,照得擂鼓山亮如白昼,璀璨的烟火哪怕隔着数里地也能看见。

    李察和众女来到山洞前,山洞前的空地已经被布置成了婚礼现场,无崖子,独孤剑,天山童姥,李秋水,祝玉研,石之轩,柳江,李青萝齐坐在椅子上,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李察等人,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笑容。

    充当司仪的陆小凤大声道:“一拜天地!”

    李察和七女手中同握一根红绣球,转身面朝天地,深深鞠了一躬。

    “二拜高堂!”

    八人转过身来,朝着无崖子等一众长辈又是深深聚了一躬。就在众人以为陆小凤接下来要说夫妻对拜的时候,陆小凤冷不丁道:“各位长辈有什么要说的吗?”

    石之轩冷哼一声刚要开口,石青璇就率先道:“爹,你就不要说了,那些话留着日后再说。”

    石之轩憋得脸色通红,最终憋出来一句“没什么要说的。”

    无崖子看着李察,眼神柔和无比,笑着缓缓开口道:“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星河带你回来时的场景,那时的你比现在可青涩多了,什么武功也不会,看着唯唯诺诺,实际上很是机灵。”

    “有时上江湖论坛,看到那些无崖子能有西门古这样的徒弟,死而无憾,一定很骄傲之类的帖子讨论,我都会点进去看一看,边看边乐。因为他们说得没错,能有你这样的徒弟,我是很骄傲,而且死而无憾。我骄傲的不仅仅是你现在的成就,我骄傲的是,我没看错人。”

    “你入门时我不肯传你武功,要星河给你几本画册,棋谱应付你,你没怪我,这些年来为你出头的次数寥寥可数,人家都是打不过了叫师傅,到你这你的师傅只是个躲在山洞里的病死鬼,一脚踏进鬼门关的老不死,生怕被人发现连带着自己的徒弟都得装聋作哑,窝窝囊囊。”

    站在一旁的苏星河默默红了眼眶,后入门的艾萌萌和秦彦没有经历过那段日子,但他是从那段日子里实打实过来的,逍遥派因为李察一人好起来的这句话,其实一点也不夸张。

    无崖子笑着轻声道:“所以你受了欺负也只能一人扛,等有朝一日再打回去。那时你若退出逍遥派我一点也不奇怪,我很骄傲,你没有这么做,也没有因此而怪我,还肯叫我一声师傅。”

    “到了后来,你学会了圣灵剑法,也不曾把逍遥派的武学落下。人人都说你剑法超群,可他们又有几个知道,你先学的拳掌,而且你的拳掌比你的剑先入五境。能有你这样的弟子,我很骄傲,真的很骄傲。”

    李察眼眶微红,轻声道:“师傅,您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天底下最好的师傅。”

    “有你这句话,我很高兴。今日是你大婚的日子,师傅没什么能够送你,送你一坛我新酿的百花酒。”

    苏星河这时拿来一坛百花酒,无崖子接过来笑着道:“昔日飞马牧场上,那一坛百花酒名为苦断肠,今日这一坛,当叫甜如蜜。”

    李察伸手接过百花酒,笑着一拍酒坛泥封,清亮的酒液化作一道清泉自酒坛内冲天而起,精准地落入每一个宾客的杯中。

    “感谢诸君来参加我的婚礼,今日来的都是我的好朋友,今日在这擂鼓山上,不醉不归!”

    陆小凤这时适时大声道:“礼成!!!!”

    …………………………

    “原来你在这呢?让我一通好找,喝酒吗?”

    李琯琯接过酒抿了口,朝沙曼问道:“你不陪着陆小凤找我作甚?你就不怕他又喝多了?”

    沙曼笑着道:“今日例外,他喝多就喝多吧,不喝醉反倒才奇了怪。妞妞,叫琯琯阿姨。”

    沙曼身旁一个扎着双马尾,眉眼看起来和沙曼还有陆小凤都有几分相似,粉雕玉琢煞是可爱的小女孩朝李琯琯奶声奶气道:“琯琯阿姨。”

    “叫姐姐。”李琯琯伸手捏了捏妞妞的小脸蛋,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

    沙曼朝李琯琯道:“我说,那边可就入了洞房了,你真无动于衷?”

    李琯琯身子朝后栽倒,躺在地上看着天空中的繁星,笑着道:“当然有了,为我哥高兴嘛,这么多年总算有了个结果。”

    “那是她们,我指的是你。”沙曼撇撇嘴。

    李琯琯沉默着不说话。

    “今儿个大喜的日子我也懒得劝你太多,就西门瓜那木头,你不把领养证明甩他脸上他能知道个屁,这辈子也反应不过来。再者说了,这在江湖世界和现实世界都合理合法,怕个鸡毛?我告诉你啊李琯琯,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

    沙曼看向李琯琯刚刚在的地方,此时已经空无一人,她楞了一下,脸上随即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靠,说走就走,也太没有礼貌了。明天找她算账,让她把赔礼和谢礼一块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