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59章 番外三

作品:我男人只有脸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通灵人

    番外三

    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余霁丹依然苦逼的没有怀上她和李茗休的孩子。

    余霁丹哭丧着脸回到卧室, 不管李茗休怎么抱她、哄她, 她就是呆呆坐在床边, 不言不语,直愣愣地盯着手中的验孕棒, 时不时叹口气。

    李茗休瞟了眼验孕棒。别人不知道,可他自己是心知肚明的, 余霁丹压根儿就不可能怀上。

    他赶忙抱住她, 劝慰道:“不就是怀孕吗,你不要压力太大了啊,我们两个还很年轻, 孩子早晚都会有的。你不要太逼自己了,上次医生不还说你不能太紧张, 要保持良好的心情嘛~”

    唉……

    余霁丹在心里止不住叹气。

    孩子早晚都会有的……

    李茗休话说的比喝水还轻巧,可是他们努力了有一年半,他们的孩子在哪呢qaq

    “宝贝……”

    “丹丹……”

    “老婆……”

    无论李茗休怎么变着花样的叫余霁丹,她就是呆呆地看着验孕棒,提不起什么兴致来。

    见余霁丹“七魂去了五魂半”样子, 李茗休心里急的不行:“宝贝儿你可千万别自闭啊……有什么问题你就给我说,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听到李茗休的承诺, 余霁丹立马红了眼眶,她慢悠悠地抬起视线——自从开始备孕,长久以来压抑的情绪, 她很想尽数发泄出去, 可是……她有什么理由发泄给李茗休呢?就因为他是她的老公?就因为他爱她?这也太恃宠而骄了吧……

    她忍了忍, 隐隐的哭腔中还是有藏不住的小埋怨:“你明知故问。你明知道我现在在愁什么……你帮我解决?宝宝,我想要宝宝……你根本没办法帮我解决嘛……”

    越往后说越要绷不住,越往后说越临近爆发的边缘。

    李茗休:“…………”

    他怎么可能没办法解决呢?

    他本人……就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啊……

    他不想要孩子。

    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贯彻始终。

    他和余霁丹两个人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纠纠缠缠这么多年,费劲千辛万苦才修成正果。

    老天爷也无法懂得他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在无数个寂静的深夜——他的某个别墅中,亦或是落魄时代的铁窗中——他独自一个人,辗转反侧地想她。

    他就那样孤单的肖想她。

    几千个夜晚。

    终于,他得到了她,她成为他的妻子、他的枕边人,但他的悲剧仍在进行着:看得着吃不着。

    过五关斩六将,经过种种磨炼,他才把他想了几千个日夜的“宝贝”叼回窝,一口一口地吃丨干丨抹丨净。

    他的性丨福日子才刚刚开始,她却说要什么孩子?

    “孩子”那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而已。

    代表了十月怀胎,坐月子,身体恢复期……

    只是简单算算这时间有多长他就头皮发麻——简直比让他再蹲六年监狱还要更折磨更痛苦!

    后来余霁丹为了补身体吃胖了,那手感……说让他痴让他狂也不为过!

    李茗休只是脑海中想一想,那触感就仿佛从指尖飞快传递到他身体所有的神经末梢处。

    可是现在……他深刻意识到自己已经玩脱了。

    余霁丹是多么迫切的想要一个他们的宝宝,她的身体和精神上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

    在这件事上,他过于自私了。

    是的。余霁丹不会怀孕——关于这一点,李茗休心知肚明。

    在夫妻情丨事上,余霁丹一向比较保守内向,就算是她急切的想要孩子,就算她接受李茗休全部的索丨取,她也绝对不会陪他在床上发疯撒野,一向是他怎么摆弄她、折腾她,她就怎么受着了。

    在这样“不平等”的前提下,李茗休想要做一些细碎的手脚,那简直易如反掌。

    现在——

    他心疼余霁丹的心疼,痛苦余霁丹的痛苦。

    这些使他无比的后悔——

    “会有的。”李茗休将余霁丹揽进怀中,轻轻拍着余霁丹的背脊,安抚她,“我们很快就会有宝宝的,这一次我说话算话。”

    ***

    每个月在得知没有怀上的时候,余霁丹都要难受一番。

    但难受过后,生活总要继续,她也进入新一轮的备孕周期中。

    至于李茗休……

    各方面好像和之前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转眼就到了立夏的日子。

    正巧也是周日。

    午饭之前,李茗休和李棠舟出去会见一位中东的商业合作伙伴,即便是面对李茗休亲手准备的美食,余霁丹也没什么胃口。

    她随便吃了几个青口贝就去沙发上坐着了。

    虽然是春末夏初,但她就是不舒服——没胃口不说,还浑身乏的慌。

    而且这种症状持续了有好几天了。

    她是不是病了啊?

    想着应该去医院看看,但几乎是正想着,她就侧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四点多,李茗休派来的司机到了,将送余霁丹去了爷爷奶奶家。

    二叔二婶和余江月小两口都在。

    一家人说说笑笑的。

    可晚上余霁丹的胃口还是不太好,连二婶亲手烙的饼她也只是吃了几小口。

    二婶担心地问:“霁丹这是怎么啦?”

    “没事……”余霁丹笑了一下,“可能是因为立夏的原因,现在好像都没有春天了,冬天过去转眼就是夏天,换季太厉害,搞得我可能生了点小病。”

    一听余霁丹病了,二叔立马问道:“去医院了没啊?”

    “没呢,手上的案子昨天加班结案的,今天有点晚了,过两天挑个不忙的时候我请半天假去医院看看——”

    “早就应该这样!”二叔严肃脸,“你和茗休都老大不小的了,不要总让老人们担心你们。”

    唉……

    老大不小__

    晚饭过后,余霁丹和家人聊了一会儿,李茗休就来接她了。

    他们两个也没有多做停留,就二叔二婶把余霁丹晚上的情况告诉了李茗休,并嘱咐他记得督促她去医院查看一下,之后他们就离开了爷爷奶奶家。

    飞车回家——

    本来心情不错的李茗休一看到冰箱中剩下的饭菜眉心就皱到了一起。

    他给她准备的午饭基本就没怎么动啊。

    再联想到刚才二叔二婶的话,她晚上也没怎么吃呢……

    生病?

    什么病?

    李茗休的眉心皱得更紧了。

    这个时候余霁丹走进了厨房,从后面轻轻圈住李茗休的腰肢,用下巴在他的背脊上蹭了一下:“你晚上吃饭了吗?”

    “没有。”李茗休如实回答。

    “都几点了你怎么不吃饭?”

    李茗休眼角的余光向右侧一撇,便能看到余霁丹探出了脑袋,大眼睛眨巴眨巴:“我晚上也没怎么吃,要不我陪你吃?我中午剩下了好多,热一热就可以~”

    正中下怀,求之不得呢。

    等到李茗休端着热好的饭菜走到餐厅,便见到余霁丹正在摆放他们的碗筷。

    刚一坐下,李茗休习惯性地给余霁丹挖着青口贝……

    一向和他对桌而坐的余霁丹却跑过来和他坐到了一起。

    李茗休:受宠若惊.jpg

    李茗休挖好一个青口贝,余霁丹就自然而然地靠到李茗休的身上,也听不出是命令还是请求,总之她说:

    “喂我。”

    李茗休本来也想喂她的,正好将青口贝喂入余霁丹的嘴巴里。

    余霁丹心满意足地吃完一口青口贝,又说道:“那个清蒸鱼,喂我。”

    李茗休:喂喂喂。

    “鸡翅,喂我。”

    李茗休:照做照做。

    “米饭,喂我。”

    李茗休:“…………”

    他的老婆今天不太对劲儿啊!

    虽然说他平时也喂她,当然她也喂他,但她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主动撒娇,让他喂这喂那的,甚至连一口米饭都让他喂……

    不过甘之若饴的李茗休二话不说就端起饭碗开始喂老婆大人。

    只吃了两三口,余霁丹的胃中就反酸水,她推开李茗休的手侧过脸干呕了几下。

    李茗休立刻怔住了。

    “一遇到换季我的身体就要惹点事儿,可能是昨天罗东磊弄回来的赃物,那个呛死人的味儿啊,我当时就吐了出来,搞得我连晚饭都不想吃。”

    ——昨天加班结案,余霁丹很晚才回家,晚饭自然是在派出所和同事们吃的。

    李茗休冷静地放下手中的饭碗,盯着余霁丹的眼睛,叫她的名字:“霁丹。”

    “啊?怎么啦?”

    李茗休面无表情地放出一个重丨磅丨炸丨弹——

    “你这个月验孕了吗?”

    “…………”余霁丹蒙了一下,“没验啊,还有三天才到日子呢。”

    李茗休都被余霁丹给气笑了,他捏了捏她的鼻尖,“既然没有绝对的安全期,那就没有绝对的‘非安全期’啊,这又不是你们派出所值班,日子定的那么准确,怀孕可没有指定的日子,一切皆有可能的,快去——”

    余霁丹惴惴不安地跑进卧室,很快又拿着几盒子东西跑进浴室。

    浴室的门只事关上了短短的几分钟。

    可坐在客厅中的李茗休却觉得像几个世纪那么长……

    他的本意是不希望孩子的到来,他只想和余霁丹过二人世界,至少他几年的时间。

    可“要一个宝宝”是余霁丹的长久以来的期望。

    两相抵消,他所剩下的也只有期盼了。

    浴室的门慢慢地打开——

    李茗休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

    他刚想张嘴问“结果如何?”,可当他见到余霁丹,话到嘴边,已经没有问的必要了。

    余霁丹又哭又笑,但他知道那是开心幸福的泪水。

    她扑向他:

    “有了!宝宝!茗休!我们的宝宝!”

    他稳稳地接住她,一边轻吻她的脸颊,一边轻声问她:“满意吗?”

    余霁丹点头。

    “开心吗?”

    余霁丹用力点头。

    “那就好——”

    她开心满意就好,他甚至觉得只要能看到她的笑脸,从“锦衣玉食”一下子退回解丨放丨前“吃斋念佛”也不是一件痛苦难熬的事情了。

    他可以和她一起期待。

    期待他们“爱情的结晶”诞生。

    ***

    自从余霁丹成功怀上宝宝之后,全家都进入了“一级警备”之中。

    李茗休虽然年纪不大,但却经历过太多人生的历练,他曾经站在巅峰呼风唤雨,也曾被踩入泥土如草履,什么起起伏伏是是非非的大场面他都见多了。

    可是他却是第一次经历“老婆怀孕”这件头号人生大事。

    是个零经验的菜鸟啊!

    上网上查询吧,让人难以相信。

    去咨询下属吧,又放不下身段。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他身边的两位大佬都已经做了爸爸。

    第一位,他的弟弟,李棠舟。

    李二少耸了耸肩:“怀孕嘛,多找几个保姆以防万一,但你能动手的时候就不要让保姆动手,倒不是为了给保姆省工,而是你的老婆孩子,交给别人还是不放心吧,最好都是你自己来……”

    “怀孕的女人非常敏感脆弱,我们身为她们的丈夫,一定要给她们十足的安全感,要每天在睡前都对她表达爱意,毕竟你老婆是在给你怀宝宝,虽然很老土,但每天都要说爱她……”

    “海音怀孕的时候没怎么受罪,胃口不错,她每天都吃很多。遭罪的是我们…………”

    “大哥,考验你自控能力的时刻到了!”

    李茗休:“…………”

    第二位,李茗休的商务伙伴,石晋楼。

    石总似笑非笑地推了推眼镜:“做好家暴的准备吧。”

    李茗休不解地“啊?”了一声,“不是吧,石总,平时都舍不得打一下,怀孕了怎么能家暴呢?”

    石晋楼理了理自己的领带,眼尾上挑,凌厉的目光透过镜片变得柔和许多,他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李总说笑了,怎么可能是你家暴呢?我是说——贵夫人家暴你。”

    李茗休:“…………”

    他完全想不出来所谓的“余霁丹家暴他”是个什么场面啊……

    “你……”李茗休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石总,难道贵夫人在怀孕的期间……家暴过你?”

    石晋楼无所谓地一笑:“她怀孕心情不好,给打几下就打吧,也不能只有你关上门欺负人家的份儿,却不让人家欺负回来的道理对吧?反正打不死,她也舍不得打死你。毕竟是自己的女人,她哪一天要出去家暴别的男人那才是世界末日了,到时候咱们就算在她们面前枪丨毙了自己也于事无补了对吧?”

    李茗休:“…………”

    反正打不死…………

    这两口子也太刺激了吧!

    “…………”李茗休清了清嗓,“不好意思,石总,我从来不‘欺负’我老婆。”

    “是吗?”石晋楼的尾音高挑,笑得一脸暧昧,“你没‘欺负’她,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哪里来的呢~”

    李茗休:“…………”

    ***

    事实证明,李茗休属于病急乱投医。

    因为余霁丹不是裴海音,也不是林岁岁,她就是余霁丹。

    她的怀孕症状和其他两位夫人天差地别——她既不想吃东西,也不想家暴他……

    她是喜欢撒娇。

    以前两个人就很像“连体婴儿”,如今更是完全分不开了。

    李茗休不喂,不想吃饭。

    李茗休不抱,不想睡觉。

    虽然他是身在福中很知福,可这个“福气”太旺盛了还是有点招架困难啊……

    例如大半夜,突然推醒他,“老公~我想吃冰激凌~”

    李茗休就得立马出去想办法给弄冰激凌来。

    别人弄来的她还不吃呢。

    就专门折磨他,绝不折磨别人!

    余霁丹的怀胎十月,足足胖了好几大圈,可李茗休却瘦了快十斤。

    李茗休陪着余霁丹一起进入产房。

    等到他们的宝宝呱呱坠地的时候,李茗休终于明白余霁丹孕期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变得娇滴滴,难伺候,完全是一个大写的“小公举”。

    因为——

    那是他们的小公主在提前试炼她的老爸呢~gd1806102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