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三百零四章 古墓新发现

作品:无敌圣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林青阳

    赵寒梅比赵小磊跑的还快,那步子甩起来之后都能和飞人有一拼,把赵家庄的闲汉们都看的眼吐沫。

    娘皮的,这婆娘咋越来越厉害?那以后要是招惹了她还了得?

    赵三才也吓了一跳,她瞅着挺正常的啊,怎么着了急竟然这么吓人?怪不得那会儿敢站在那藏獒旁边,这估计要是发了飙,那藏獒都得死。

    想着,还有些替赵小磊担忧,也不知道这小子以后会不会挨揍?要是打出个好歹可咋办。

    定了定神,就琢磨着回头和崔秀芬商量下,得隔三差五的喊她回家吃顿饭。这婆娘原来就脾气不好,要是小磊得罪她那还了得?

    他们跑到大棚那里的时候,就瞅见外面的塑料布都给用利器划开。里面有些秧子都变黄了,地上还有几个‘百草枯’的瓶子。

    都是长了瓜果蔬菜的大秧。

    也难怪高月茹哭的那么伤心,那都是能赚钱的。现在死了这么多,咋说也得减产三分之一。

    这样一来别说存货了,说不定都不够祥和园用的,就更别提柳烟那边了。之前柳烟还特意来过一次,她答应那婆娘,绝对够她用的。毕竟,这都是用一根儿擀面杖的。咋的说,胳膊肘都不能往外拐。

    “妈巴子的,哪个不要命的干的!”赵三才阴沉着脸,特别狰狞。

    周围的闲汉也跟着骂咧起来,这土里刨食儿的啥都不重要,就地里种的是命根子。现在正是冬季,要这些大棚的蔬菜弄的好,年底肯定能挣钱。

    现在给人弄坏了,这就是断人财路。

    “玛德!谁干的!是不是你!”赵寒梅也火了,伸手把赵海港拽过来。

    “寒梅,咱能干那缺德事嘛,咱还在这里干活啊。”赵海港吓得都哆嗦,别瞅他比赵寒梅还大几岁,可也不敢得罪这婆娘。

    “谁干的,给老娘站出来,不然给咱查到,咱弄死他。”赵寒梅嚷着,手里的红缨枪耍的跟风火轮一样,都能听到破风声。

    刚刚还感叹的闲汉们跟瞅妖怪似的。

    这让他们想起小时候,那赵寒梅她爷爷练武的时候也是这模样的。

    “寒梅,你能不能先停下来。”赵三才瞅见赵小磊愣神,踹他一脚才嚷嚷着,“咱有话好说,你先别急。”

    “啊?”赵寒梅愣了下,才急忙把红缨枪收起来,“三叔,咱刚没注意。”说着,就躲到一边。

    可那眼神却跟刀子似的,打量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昨天晚上谁在这里守着的。”赵小磊眯着眼走到药瓶子旁边,也瞅见那不太清晰的脚印。

    两位民警也让闲汉们别靠近,小心的瞅着左右,慢慢的往前走,怕破坏现场。

    “是咱。”赵海港小心的瞅了赵寒梅一眼,“咱昨天和雷子瞅着没啥事,就多喝了两杯。今天早上醒了,就看到大棚成这样了。”说着,还咽口吐沫,又急忙摆着手说:“小磊,咱知道咱不对,咱给你打工还钱,你别把咱村里赶出去。”

    “赵海港,你个杀千刀的,老娘没给够你钱咋的?”高月茹上去扯着他,要打他。

    “别闹。”赵小磊把她拽回来,又瞪了要骂街的梁艳艳一眼,“雷子呢?”

    “他害怕挨打,跑山上去了。”赵海港往南指了指,“小磊,你要是心里不痛快,就打咱一顿,多少钱咱都赔给你。”

    “这棚菜不用你赔。”赵小磊这样说,是不想让他们知道价格。“赶紧去把塑料布买来换上,争取天黑之前这些坏的都换好。”

    “啊?”赵海港没回过神。

    “啊啥?还不快去!”赵小磊皱着眉。

    “你不打咱啊?”赵海港不明白。

    “打你干啥?赶紧该干啥就干啥去。”赵小磊说完就往那边的大棚走去。那里的秧苗还不大,两天喷洒一次‘生命能药水’,为的就是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小磊啊,不用都换新的。那边的塑料布就被划开一道长口子,用胶布粘上就行。”一个婆娘给他出招。

    “这办法不中,往前刮风咋办?还不吹开?”这是有远见的。

    “娘皮的,以后巡夜的都给咱配上狗!”赵德文发了狠,知道刚刚办的事把赵小磊惹得不高兴,现在得赶快想办法挽回。

    “对,村委出这钱。”刘占存也不傻,还对赵存财说,“存财哥,你可是咱村训狗的好手,得帮这忙。”

    “咱可不如寒梅。”赵存财瞅了赵寒梅一眼。

    “寒梅是婆娘,现在又在小磊的厂里干活,哪里有时间?”赵德文一口的官腔,“再说了,你可是村委的人,不能偷懒啊。”

    “是啊!”刘占存也跟着帮腔,“你家离山窝窝近,正好遛狗,得听话,还得凶。”

    这话说出了赵家庄人的心声,尤其是那些开农家乐的,都说能把剩菜剩饭给送过去。

    “存财哥,这事得麻烦你。”赵三才瞅着他,“虽然咱村有治安巡逻岗,可这两位也忙活不过来,关键还得靠咱自己。”

    这话一说,那俩警察也跟着表态。可不是嘛,要是以后越来越多,就他们俩得累死。

    赵小磊可没功夫听他们扯闲篇,把十几个大棚挨个瞅了一遍,才放下心。又喊了几个婆娘,让她们把枯死的秧子拽下来。

    赵寒梅和高月茹也去帮忙。

    可等拽下来才发现,下面的根儿还是活的,还拿过去给赵小磊瞅瞅。

    他觉得这是喷洒了大量的‘生命能营养液’造成的,可也没往心里去。想了想,就让她们把这些秧子都绞碎。

    这俩婆娘也不傻,让工人去拿铡刀。

    赵三才他们还指着大棚在那里议论的时候,赵小磊就准备离开。反正这里也没啥,还不如回家歇着。

    “你干啥去?”赵三才拽着他,“这大棚你就不管了?”

    “这里有啥管的?”赵小磊白了赵三才一眼,慢吞吞的走了。

    剩下的人都愣了,这家伙种田也忒轻松了吧?还没等弄完就走了,这就是不务正业啊。好歹也得留下来瞅着点啊。

    “娘皮的!”赵三才骂了一声娘,就催促那些闲汉都快点,别耽误了买卖。那些就算回去也闲着没事的都过去帮忙,跑的别提多勤快。

    一些有心人还去问高月茹这大棚的投资,琢磨着是不是也能弄个,给家里添点收入。

    村委会的在这里呆了会儿也都走了,他们得开会,还得派人跟着赵存财去镇上买几条好狗,尽快把这件事情落实了。

    考古的事情好像又陷入了泥潭,自从那青铜箭矢射出来之后,薄专强也不敢贸然进入,只能瞅着那黑咕隆咚的石室发呆。

    他虽然也迫切的想知道后面是啥,可也不敢贸然进去。毕竟,还得留着这条老命去接收荣誉呢。

    好歹这座墓也是他率先进行挖掘的。

    虽然除了那些惨白的尸骸之外,没啥实质性的收获。

    赵小磊走进他帐篷的时候,这家伙正拿着一颗惨白的人头骨在那里愣神儿。瞅他那专注的神情,就跟遇见老相好似的。

    瞅他没注意身后的动静,赵小磊捏着嗓子学着女人,“老头儿,你不会是瞅上咱了吧?你这么把骨头了,还能干那事儿不?去去去,快松开你的臭手。”

    啪啦!

    薄专强吓个激灵,手里的头骨也掉在地上,“谁!”

    “你个没良心的,刚还把咱拿手里呢,丢地上就不认识了,老娘晚上化成鬼再来找你!”赵小磊的声音阴森森的,还别说,真挺像。

    “你,你别过来啊!”薄专强猛地跳起来,椅子都弄翻了。他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又向后瞅了瞅。

    可帐篷的落着,哪里有人。

    “咱就过去,咱可真过去了啊!”赵小磊的声音又尖锐了几分。

    “啊!”薄专强惊叫一声,转身就往外跑。可等掀开帘子,就瞅见赵小磊在那里捂着肚子狂笑。

    他瞅瞅里面,又看看外面,气的踹了赵小磊一脚,“你这小子,怎么净拿老头子开玩笑?你不知道老头有心脏病嘛?要吓出个好歹怎么办?”

    “亏你还是考古的呢!”赵小磊笑嘻嘻的。

    “老头子只是提醒你,我们这些整天和死人骨头打交道的可都是无神论者!”薄专强满脸严肃,还指着他教训道:“你以后可不要这样,否则吓到了过路的孩子怎么办?如果魂儿被吓跑了,看人家大人怎么收拾你。”

    “你不是说你是无神论者吗?”赵小磊翻着白眼递给他支烟,“有啥收获没?”

    “有啊!”薄专强来了精神,他可不想跟这家伙纠缠这问题,不然又得掉进他挖的坑里,“你知道西楚霸王不?”

    “你说点有用的。”赵小磊不跟他吊胃口。

    “想当年,西楚霸王麾下有五虎将,你知道有谁不?”薄专强露出副很神秘的样子。

    “龙且,季布,钟离昧,英布,虞子期。”赵小磊皱着眉,“难不成这还和项羽有关系了?他不是死乌江了么?唉,虞姬那婆娘漂亮,可惜了了。”

    “那又不是你老婆,你心疼什么?”薄专强看了他一眼,也知道他犯了男人的通病,“咱们可是再说正事。”

    “那你说呀。”赵小磊挑开帘子走进去。

    “我怀疑这是虞姬的弟弟,虞子期的墓。”薄专强满脸严肃,没开玩笑的意思,“你别笑,我这可是从咱们神林县的县志里发现的。”说着,他拿起一老书,指着上面一行字,“苍龙山下,葬期之所。”

    “就凭这句话?”赵小磊觉得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