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二百三十九章 段立龙

作品:无敌圣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林青阳

    “咱走了你受了气咋办?”

    赵小磊一句话就把薛如云说愣了。她怔怔的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心情复杂,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句话,那个人也曾经在十几年前对他说过。可是,当知道了自己不能生育之后,却变得跟疯狗一样,不但对他日渐冷落,喝多酒的时候还痛骂。

    之前她曾经黯然伤神,悲心欲绝,觉得自己对不起段立龙。可是当他开始没日没夜的出入发廊,洗头房,洗浴中心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懦弱是错误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他在外面养了女人。

    正是周玉的出现,薛如云才忽的明白,原来段立龙正是用自己的借酒消愁来迷惑她的视线。而他的最终目的,是想得到自己这栋陪嫁饭店。

    她想在那个时候和他协议离婚,可段立龙却拿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协议书,那上面标注了拿回饭店的条件。

    薛如云曾经说她是痴心妄想,可段立龙却用他偷偷拍下的大量照片威胁她。还说只要不签,或许他一激动就会做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

    薛如云当时痛骂他,可段立龙却丝毫不生气。相反的,还把当时只是祥和园饭店大堂经理的周玉搂在怀中。

    就这样,她签订了那根本就不公平的协议,才有了如今的苦心经营。

    多少个日夜里,薛如云都是一个人品尝眼泪,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父母和表弟,就剩下自己。

    可表弟已经结婚,孩子也刚刚出世。作为一个姐姐的她,根本就不容忍自己给表弟招惹什么麻烦。

    她曾经天真的想,如果父母还在身边多好。可是,等思念褪去,她只能看着父母的灵位怔怔发呆。

    赵小磊还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就让薛如云想了这么多,瞅她不说话,又晃晃手,“那条虫还没来你就吓成这样?真不明白你之前跟他咋过的!”

    “我不是害怕,我是在为你担心。小磊,你听我一句,现在就离开好吗?”薛如云的眼中有些哀求,毕竟还没和段立龙离婚。如果他到时候咬定自己不干净,拿着赵小磊出气也说不定。

    想到他手底下那几个膀大腰圆,能打能杀的帮手,薛如云就忍不住秀眉紧蹙。

    “你这是为咱担心?”赵小磊丝毫没有害怕的觉悟,挤眉弄眼的对着她笑,“咱打个电话,也能喊点人过来,那有啥意思?还没动手就喊人,给他知道得笑咱赵小磊没种!”

    薛如云摘下金丝眼镜,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又把眼镜带上,苦笑着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别发倔了,赶紧走。”

    “你怕他说咱俩有事儿,到时候影响你的名声是吧?”赵小磊精的很,一句话就道破她的心事,“咱留在这里不是因为你,是因为那婆娘刚刚往咱身上泼脏水了。咱也是黄花大男人,还没娶婆娘。要是这事儿传到咱村里,人家得戳咱脊梁骨。”

    他张嘴就说了一通胡话,也不管薛如云脸上古怪的表情。含上支烟坐在沙发上,还自顾自的摆弄起眼前的茶具。

    赵小磊以前还真没碰过茶道,不过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还看过电视里和薛如云捣鼓。虽然刚上手的时候挺生疏,可摆弄了一会儿手法就特别熟练。

    可这时候的薛如云没心思注意这个,她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赵小磊,张口就想骂他一顿。可是,又怕热闹了他。

    毕竟,人家留在这里也是为自己好。

    叹了一声,薛如云扶着裙摆坐在床上,也不去整理散乱的秀发,“小磊,你斗不过段立龙的,赶快走吧。”

    说完,又将办公室仔细的看了一遍。或许,很快就要搬离这里吧?

    “去给咱拿支烟来,那高斯巴雪茄的味道不错。”赵小磊头也没抬,依旧专心的捣鼓着手里的茶具。

    薛如云微微愣了一下,还是站起来去给他拿烟。他都不担心,自己担心有什么用?再说了,段立龙也是个人,也没什么好怕的。

    她有这样的想法,完全是认了死理,大不了就是拼了,谁怕谁。这个时候的薛如云,根本就没想赵小磊有什么优势。

    在她眼里,她只是个卖鱼的,孩子心有点太重了而已。

    走进屋的薛如云将雪茄从保湿箱里拿出来,想了想,又拿出手机找到了古斌的电话。不过并没有拨出去,而是放进兜里,怕用到的时候找起来麻烦。

    对她来说,表弟是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

    薛如云刚刚把保湿箱放在桌上,赵小磊就麻利的从里面拿出一支,熟练的剪头儿之后便含在嘴里点燃。

    美美的吞云吐雾之后,才笑嘻嘻的把烟放在桌上。整个过程里,手都没有抖一下。在他眼里,什么段立龙,段立虫,还不是个人?他又没三头六臂的,有啥好怕的?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要是还真不行,就给赵元朗打电话,把那些在县里奔波的大车司机都喊过来。

    薛如云芳心正乱,还是没注意到他那有恃无恐的模样。今天的事情,对她来说是个挑战,得想好应付的办法。

    正胡思乱想着,办公室的门子就被猛地推开。一位脸色阴沉,面庞干净,身子有些发福,个子也就一米七十五左右的男人走进来。

    他也就四十来岁,凌厉的眼中带着不可一世,就好像没有将任何事情放在眼里似的。甚至,就连他看薛如云的时候,脸上也是不屑。

    他用居高临下的姿态将赵小磊和薛如云打量了一番,才对搂着自己胳膊的周玉笑道:“玉儿,你说和薛如云勾搭的就是这小子?”

    “是啊!”周玉的声音娇滴滴的,还点着脑袋,“我刚刚在门口就听见他们俩谈生意,不过薛如云不想让他把买卖交给你做,而是交给古斌做。刚开始赵小磊不同意,薛如云就说愿意陪他睡觉,还问上次伺候的他舒服不?”

    “玛德!”段立龙咬牙切齿的骂了声,“丢人现眼的贱人,一点妇道都没有!”

    “段立龙,你就这点脑子?这嘴是一张皮,上下一碰什么说不出来?”薛如云心里的怒火早就随着那天的一直合同消失了。

    现在,维持俩人婚姻关系的不过是那张纸罢了。

    “我要是说假话,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周玉指着巨大的落地窗,“薛如云,你要是心里没鬼就扒光了让立龙验身!”

    “玉儿这办法不错,如云,你要是心里没鬼,应该不怕让我看看吧?”段立龙勾着嘴角,打量着和自己作对的妻子。如果几个月前,她利索的把离婚协议签了多好,至少不用像今天这样丢人。

    “我就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人!”薛如云气的饱满剧烈的起伏着,脸色也变得苍白。“段立龙,我现在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你还想看我?你怎么不去死!”

    “我死了你就能潇洒过日子了吧?到时候老子的家产都是你的对吧?”段立龙怪声怪气的讥讽着,“连个孩子都不能生的废物!”

    “你……”薛如云摇摇欲坠,要论斗嘴怎么会是这个整天在工地上混日子的家伙的对手。

    “难道你不知道有句话叫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赵小磊看不下去了!娘皮的,从进来了就扯犊子,还真没见过这种大脑袋。

    “你算个什么东西?”段立龙瞥了赵小磊一眼,“赵家庄养鱼的是吧?信不信老子一句话,都有能把你家点了?”

    “你吹牛皮的本事挺有一套!”赵小磊竖着拇指,啧啧有声:“怪不得当初如云姐跟了你,原来都是你这嘴巴的本事。咱瞅你也没啥跟人不一样的,难道是嘴活儿好?”

    “混蛋,等下立龙哥就让你知道厉害!”周玉尖声叫骂着。

    “厉害不厉害咱不知道,你那盘子他应该经常舔吧,难道你不知道?”赵小磊挤眉弄眼的笑起来。

    “小子,怪不得如云找了你,原来是不怕死啊!”段立龙冷哼一声,“难道你不知道,之前想打他主意的都很惨吗?”

    “段立龙,这事儿跟小磊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难为他!”薛如云忽的站在赵小磊跟前,“你不是要这饭店吗?你去拿离婚协议,我签!”

    她在刚刚就忽然想明白了,就算没有这座饭店,只要有赵小磊的蔬菜和养殖场,她一样能东山再起。

    “看来你们俩果然有关系啊!”段立龙忽的眯起眼,猛地推开周玉,指着赵小磊咆哮道:“妈了巴子的,给我上,挑了这狗娘养的手筋脚筋丢出去!敢特么玩我的女人,今天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话音落下,身后那四位膀大腰圆,满脸凶悍,肌肉结实,怎么看都像狗腿子的家伙捏着拳头冲了上来。

    “段立龙,你别乱来,我刚刚可是报了警的!”薛如云说着就往后推赵小磊,“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跑啊!”说完,还回头看了一眼那位吊三角眼的光头一眼。她可是亲眼见过,这家伙一巴掌就拍碎两块儿砖头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