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二百三十七章 苏若冰来找茬

作品:无敌圣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林青阳

    农用三轮车在辉煌娱乐会所的门口停下,早就等在那里的赵元朗急忙跑过去给村里的老少爷们散烟。

    等他们走了,赵小磊就让他赶忙找个车把自己送县里去。

    “需要啥不?咱这里有的都装车上!”赵元朗指了指自己的皮卡,接到他电话之后特意去洗了洗,跟新的一样。

    他现在不经常去跑大车的那里,就算去也是那些司机开车过来接,搞得自己跟二大爷似的。

    “不用,赶紧的!”赵小磊这次去县里不光是为了刘利水,还得去谈那些风力发电机的事情。另外,还得找个工程队。

    “成!”赵元朗应了声,驱动了皮卡朝着神林县驶去。路上,又给柳烟,韩琪,萧妃,宫雪惠、李新玲几个婆娘发个短信,让她们各玩各的。

    “苏若冰那婆娘这几天是不是吃药了?咋整天没事儿去咱店里搞突击检查?”赵元朗等他放下电话,才开始诉苦。

    “检查啥?”赵小磊挺纳闷,那娱乐会所一直都是正规经营,根本就没啥皮肉交易。按摩女郎虽然漂亮,可也不是乱来的。

    “卖肉,吸粉,乱搞,反正能检查的都检查一遍。”赵元朗说着打个哈欠,又忽的大笑起来,“前天检查的时候还给咱找出俩老鼠来,咱感谢的她脸都白了。”

    他说完,俩人对视了一眼,都咧嘴大笑起来。

    “娘皮的,这婆娘是在滥用职权。她要是还敢去,你就给他说,你把咱的客人吓跑了,必须得给个说法!”赵小磊这几天不在镇上,瞅不见苏若冰,没办法跟他正面交锋。

    “咱拿着录像去找魏镇长,嘿嘿!”赵元朗满脸贱笑。

    赵小磊也懒得管他这个,打定主意回头收拾她。俩人正扯着闲篇,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瞅,是秦庞打来的。

    “小磊哥,咱给一根儿野山参找到了买主。”电话刚接通,里面就传来他兴奋的声音,“对方说如果是真的,愿意出五百万购买。”

    “这么贵?”赵小磊皱着眉,之前也就觉得能卖个百八十万的。

    秦庞听出的他的怀疑,就说了现在的市场,又说这种好东西一直都是有价无市。这次把经过细心处理后的人参图片发到论坛之后,登时就引起了一片争夺。

    他经过仔细筛选之后,挑中了神林县的一位老板,俩人电话联系之后,对方答应给这个价。而且还说,如果品相好,对方还愿意多给点。

    “嘿,正好儿咱去跟那买主谈。”赵小磊一听乐了,正为这阵子花钱的事儿心疼呢,就多了这么一大笔进账。

    “这感情好,我马上把处理好的野山参给您送过去。”秦庞急忙将这烫手山芋丢给他,“对了,要不要给祖哥说声?让他带几个人保护你!”

    “咱现在在去神林县的路上,回头二愣子来的时候让他捎来就成了。”赵小磊可不拿这东西当好的。

    扯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小磊哥,你从哪里弄的野山参,竟然值那么多钱!”赵元朗大呼小叫,都不看前面的路了,“能咱说声不,咱也去碰碰运气。”

    “你缺钱?”赵小磊眉一挑。

    “嘿嘿,有点缺。”赵元朗讪笑了几声,“你瞅瞅人家那大老板,都座上奥迪了,咱也想进步啊。再说了,咱现在也不是自己混日子啊。”说完,还撇撇嘴。

    “李翠丽那边咱可是够给面子的了,那农家乐的收入还不够养活她们娘俩的?”赵小磊冷笑起来。

    “咱村农家乐是热闹,可李翠丽不给婷婷多少零花。隔三差五的,咱都得给他寄几百。”赵元朗吸口烟,刘德富活着的时候他们就走的不远。那婷婷见了他也嘴甜,哥哥长哥哥短的。

    尤其是刘德富死后,大事小事的李翠丽都跟自己商量,他也是真心疼这妹妹。

    “艹,你这地位长得高啊!”赵小磊竖着大拇指,“要不你把李翠丽娶了得了,咱给你包个大红包!”

    “别埋汰咱了,要是娶了她,崔文娟那里咋办?她都带着闺女来找咱了,现在就住镇上!”赵元朗说完骂咧一声。

    “有没有让你找咱报仇?”赵小磊眯着眼。

    “昨儿晚上就说了,给咱抽了俩大嘴巴,就没敢再提。”赵元朗在这事儿上不敢隐瞒。

    “他要是回村里,咱也不难为她。要是在镇上,你瞅着给他找个工作就成!”赵小磊眯着眼点燃支烟。

    “咱知道。”赵元朗点着头,又跟他说起柳烟饭店的事儿,“小磊哥,咱镇上可没那么好的工程队。还有那盖楼也得出图纸啥的,得去县里找建筑公司。”

    “你认识的有没?”赵小磊也为这事儿挠头。

    “有是有,可人家问咱的钱准备足了没?”赵元朗说完骂了声娘,那些大的建筑公司都不愿意干这种小活儿。

    就算是干,眼珠子都长脑门上了,觉得你跟掏不起钱似的。

    “咱回头找柳烟合计一下。”赵小磊想了想。

    赵元朗咧着嘴把那建筑公司的联系电话发给他,“小磊哥,这是腾龙建筑公司下面的一个大工头。”

    “这公司口碑咋样?”赵小磊关心的是质量,毕竟是自己用。如果价格合适,还能跟他们谈谈村里的事儿。

    “口碑啥的咱就不知道了,县里第一大建筑公司,口碑啥的应该没问题。”赵元朗也是头一次跟他打交道。

    赵小磊想了想,打定主意明天去薛如云那边问问。那婆娘见多识广的,应该认识不少人。

    车子开的飞快,俩人扯着闲篇,听着音乐,等到了县医院门口,跳下车的赵小磊就把赵元朗赶走了。

    跑到咨询台说了刘利水的姓名,就跑到了五楼。

    这里是内三科,他住在十九号病房,那是重症监护病房,有专门的护士照料。赵小磊还没进门,就听见兰婶儿的声音,“当家的,你倒是吃点东西!秀儿那里没啥,她没干坏事儿,小磊都给咱问清了!”

    “问个啥?那丢人的事儿都传遍了,就算真没干也没人相信!”刘利水说话的声音急,还咳嗽了几声,“这眼瞅着就嫁人了,以后谁还敢要?娘皮的,干啥不好跟那些不三不四的混一堆儿去了。”

    “咱也不知道秀儿在镇上干这个啊,她指定是小给人骗了。”兰婶儿还是护着闺女。

    “骗个屁,这还不是你惯的!”刘利水越说越急,“她跟那男的啥关系!要是回来不跟咱说清楚,老子打断她的腿!”

    “当家的,你消消气儿!”兰婶儿也不敢在这事儿上跟他犟嘴,毕竟村里的大小事儿还得指望他抛头露面,“等秀儿出来,咱就让他在农家乐帮忙,哪都不让去。”

    “娘皮的,你天天给咱瞅着,要是你敢偷偷放了她走,咱再说的!”刘利水气的骂咧起来,“老子迟早给他气死!”

    “可别说这混蛋话。”兰婶儿虽然生气,可还得安慰:“大夫不是说了,你这病能治,做个小手术就成。”

    “你别骗咱,那会儿我就问过护士,得小二十万。”刘利水知道自己啥样,“咱家虽然干了农家乐赚了个钱儿,可还了账,供喜子上学,还能有三万的存钱都不错。”

    “没事儿,咱借点,咋都够你的。”兰婶儿不想给那么大负担。

    “算了,不治了,输几天液咱就走。得多挣点,喜子眼瞅着就读初中,还得娶婆娘。”刘利水知道钱多难挣。

    砰砰砰!

    兰婶儿正想说话,敲门声忽的传过来。还没说话,门子就给推开,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的赵小磊也走进来。

    “小磊!”刘利水夫妇俩见到他都挺高兴,“赶紧过来坐,你咋还来了?咱这里又没啥事儿。”

    “咱来瞅瞅你们,顺便把住院费给你们交了。”赵小磊说着接过兰婶儿递过来的香蕉,“利水叔这病该咋治就咋治,不差钱。”

    “不行,我……”刘利水急忙摆着手,那会儿就算计好了。

    “咱不催你们还钱,喜子以后成家立业了给咱也不迟。”赵小磊瞅了他一眼。

    “小磊,婶子谢谢你啊!”兰婶儿之前还为借钱发愁呢,听到他这样说,感激的又要跪下,“你救了咱当家的,下辈子婶给你当牛做马都行。”

    “婶儿可别这样说,咱可担不起。”赵小磊急忙扶起他,又从兜里拿出两万块钱给他们应急,让他俩吃好点。

    四十来岁的两口子瞅着赵小磊哭的哇哇的,这才叫同乡。

    “这里是特护病房,你们都安静点。”听见屋内响声的护士跑进来,矛头也指向了赵小磊,“你是做什么的?你难道不知道病人现在的情况吗?他现在受不了刺激,麻烦你现在离开。”

    赵小磊扭过头,就瞅见一位个子不高,脸上有些雀斑,皮肤还算白净的护士。

    “叔,婶,咱先走了,有啥事儿给咱打电话就成,咱这几天在县里。”赵小磊瞅见护士那张怨妇脸就没了兴趣,摆摆手就往外跑。

    护士瞅见他跟灰孙子一样败退,满脸不屑的哼了一声,才看着刘利水夫妇,“你们想好没有?到底做不做手术?如果做的话,麻烦家属交一下住院费。”

    “咱治病,护士,麻烦你带咱找主治大夫。刚刚那是咱村村长的娃娃,他已经去给咱交住院费了。”兰婶儿脸上挤出笑容,也不敢得罪他。

    “就那小子?”护士愣了下,怎么想都不觉得赵小磊像个官二代,“对了,那可是不到二十万的住院费呢,他能掏齐吗?”

    “绝对能,小磊那孩子不孬,没指望爹娘就干起养殖场。”兰婶儿说起赵小磊眉眼里都喜欢,就是有点可惜他不是自己的娃娃。

    “那养殖场一年也就挣二十万吧?”护士觉得他别有所图,不然能这么殷勤?

    “那咱就不知道了,每天都有大车拉,还雇着几个工。”兰婶儿摇着头,就知道赵小磊是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