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七十三章 别声张

作品:无敌圣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林青阳

    “那你赶快捞出来啊。”李月娥跟受了刺激似的,又哭又闹的。

    “你要是再乱动,老子就不要你了。”说着,他狠狠的在她的屁股蛋子上拍了一巴掌,李月娥都疼的变了脸色。

    她这次老实了很多,不过却死死的盯着那瓶子,饱满的酥胸剧烈的起伏着,拳头都捏的紧紧的。

    赵小磊看她不折腾了,这才找了根儿长杆子把瓶子从鱼塘里挑出来。他知道,就这会儿功夫,那瓶子里的农药早就流光了,就算捞上来也没用。

    李月娥话也不说,急忙跑过去查看。

    赵寒梅看到赵小磊阴沉着脸不说话,上去就踹了黑子一脚,“看清那人没?”

    黑子低着头‘嗷嗷’了两声,就并着前爪子趴在那里,好像认错似的。

    “你这没用的蠢狗!”赵寒梅气的就踹它,“这几天好吃好喝的,你知道肥一圈儿,咋不知道长本事!”

    黑子不叫,不躲,眼里有的只是恨意。

    “呜呜呜,都流光了,这鱼塘可咋办啊。”李月娥泣不成声,瘫软在了地上。

    “行了,别打它了!”赵小磊把赵寒梅拉开,摸了摸黑子的脑袋,还对着吓得瑟瑟发抖的阿黄笑了笑。

    “小磊,你,你没事儿吧?”赵寒梅觉得他冷静的吓人。

    而就在这时,那黑影也跑到了后山顶上,他瞅着鱼塘方向那闪烁的灯光冷笑起来,“娘皮的,赵病秧,让你跟老子作对。”

    “对,明天咱看他怎么哭!”阴笑声从后面传来,说话的那人也没害怕,好像早就知道这里有人等着他。

    俩人看着摇摆的灯光骂咧了几句,才笑着朝山下走去,“咱们回去喝几杯,出出这档子鸟气。”

    而站在鱼塘前的赵小磊,还是那副淡定自若的表情。

    “能有啥事儿?”他眯着眼笑了起来,“不就是一塘子鱼么,又没啥。”他这样说不是不心疼鱼儿,也不是不生气,而是完全有依仗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再弄出一塘子鱼。

    “什么!”李月娥和赵寒梅都惊呼了声,这难道还不算大事儿?“这一塘子鱼眼瞅着都能上称了,那得多少钱啊。”

    俩婆娘看着他哭了起来,“都怪我们这么早就歇了,不然鱼塘也不会出事儿了。”

    “行了行了!自责有啥用!咱先看看鱼!”赵小磊被她们哭的心烦意乱,拿起旁边的网兜儿就从水里捞上两条鱼来。

    可谁知道那鱼儿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活蹦乱跳的!

    “这是啥情况?”赵寒梅和李月娥的眼睛都瞪圆了,也不哭了!

    “咱哪里知道?”赵小磊皱着眉头,难道这用生命能催发过的鱼儿还能抗毒?想着,就把赵寒梅头上的银簪子要过来,插进了鱼肚子里!

    反复换了几个地方插进去,那银簪子还亮晶晶的,没有一点发黑的迹象。

    怎么会没中毒?难不成这银簪子是假的?

    想着,就把鱼丢给阿黄。

    阿黄瞅了它眼,也不吭声,吃完就趴在地上等死。

    可半天,它啥中毒的迹象也没有。

    “起来,别装了。”赵小磊踹了它一脚,要了一瓢水,又抓出只土鸡灌下去。

    可谁知道水还没灌完,土鸡就惨叫了几声,弹蹬着腿儿死了。

    “娘的,邪门了。”赵小磊眉头紧锁,总不能这水里有毒,鱼儿不吸收毒素吧?要知道,这玩意儿可是只有在水里才能活着啊。

    “你说是不是天神显灵了?”赵寒梅也觉着古怪,凑过来就说。

    “显个屁!”赵小磊瞪着眼,他觉得这是生命能作祟。

    又从鱼塘里先后捞了几条鱼,都活蹦乱跳的。

    用银簪子扎了一通,丢给阿黄和大黑吃。

    这俩畜生先后吃了三条,没被毒死,倒是差点被撑死。

    “小磊,这也不对啊。你瞅,这是最毒的百草枯啊!”李月娥把药瓶子递给他,舀了水就喂给土鸡。

    先后喂了两只,都死了。

    “别糟蹋了!”赵小磊急忙喊她停下来,拿起水就喂给野鸡。

    可野鸡喝了之后就开始闹肚子,精神也有些萎靡,不过没死。

    李月娥急忙跑过去把准备好的新城疫苗拿出来给它打上,就放进了单一的笼子里,还添上粮食和水。

    赵小磊没管那只野鸡,只是皱着眉看着鱼塘。难道被生命能催生过的动物都有一定的抗药性?

    这想法在赵小磊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过他手底下却没闲着,看着赵寒梅用抽水机抽水,也急忙过去帮忙。

    折腾了俩多钟头,鱼塘里的水虽然没全换了,可也差不多了。

    刚停下来,赵寒梅就舀水喂了只野鸡。等瞅到那野鸡喝了之后啥反应也没有,这才放下心来。

    而那边,之前病了的野鸡也恢复了精神。还瞪着眼睛东张西望,伸着尖嘴啄那铁笼子。

    俩婆娘瞅着那活蹦乱跳的野鸡又笑了起来。

    “总算没事儿了,吓死我了。”李月娥擦着脑门儿上的汗,“明天我要把这里都拉上电灯,晚上有事儿就开开。”

    “对,咱给铁网子通上电。”赵寒梅还狠。

    “得了吧,拉上电灯还行。要是通上电就麻烦了,万一有孩子碰着咋办?”赵小磊觉得他这是添乱。

    赵寒梅翻着白眼,想了想就说:“要不咱把塘子用石棉瓦盖起来。”

    “你也不嫌麻烦。”赵小磊哼了声,“堵不如疏,再说了,这一味的防范也不是事儿。明天先养十几只狗,往铁网子周围掏上些窟窿,到时候方便进出。”

    “这办法行。”赵寒梅点着头,李月娥也觉得不错,脸色也好看起来。

    “行了,又哭又笑的,赶紧擦擦脸睡觉去吧。”说完,他就渡着步子回去了。这通折腾,比在女人身上大杀四方还累。

    “你也去吧,咱听着就行了!”赵寒梅急忙推了李月娥一把。

    回到屋里,李月娥说什么也不让赵小磊折腾了,就要他抱着。

    赵小磊拗不过她,索性搂着她躺在床上。

    李月娥将脑袋枕在赵小磊胳膊上,“你知道吗?那次就是被人撒了药。第二天早上咱起来,鱼塘子上面都是白的,我瞅见那瓶子就害怕。”

    “那次也是百草枯?”赵小磊皱着眉。

    “嗯。”李月娥点着头,眼泪又掉下来。

    “没事,以后就不怕了,咱这鱼不怕毒。”赵小磊哈哈笑了起来,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下,“睡觉吧,都快一点了。”

    “嗯。”李月娥应了声就闭上眼。她在这番又惊又吓中是真累了。

    那边的赵寒梅瞅着这边的灯灭了,才关了灯,可却瞪着两只眼往外面瞅着。

    在月光下的大黑和阿黄也东张西望,精神抖擞!看样子像是长了教训!

    这一宿,赵小磊睡得特别不舒坦。睡着的李月娥也不踏实,东一脚,西一脚,还拧了赵小磊好几下,看样子像是在做噩梦。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没有睡好的赵小磊便爬起来。

    从鱼塘里捞了条鱼,捡了点干柴,就架在火上开烤。

    当肉香味儿在空气中蔓延的时候,阿黄和大黑也开始对他摇头摆尾,直勾勾的瞅着那条鱼。

    “你俩牲口倒有眼力劲儿。”说着把鱼丢给它们,又拿起条烤了起来,就开始琢磨如果使用生命能把几条狼狗催熟,它们是不是也能听话。

    正想着,赵寒梅就从屋里出来了,“小磊,你咋起那么早?再睡会儿去吧,咱瞅着没啥事儿。”

    “不瞅着又能咋的?”赵小磊咧嘴笑着,“怕地拍子(地老鼠)还不种地了?一瓶百草枯就想把咱赵小磊整蔫儿,那还嫩着。”

    “有志气。”赵寒梅笑的花枝乱颤,藏在衣下的饱满也随之晃动,让赵小磊口舌燥热,“你想咱了是吧?”

    “这几天不行。”赵寒梅吓得急忙跑开,“你今天早上在这边吃不?”

    “嗯。”赵小磊应了声,趁着赵寒梅做饭的功夫,又挨个用生命能把那鱼儿,王八,野鸡,野兔催熟了一些。

    他瞅着那些精神抖擞的野物咧着嘴笑了起来,飞快转动着的眼珠子也慢慢眯了起来,“娘皮的,别给老子捉住,不然打断你腿都是轻的。”

    正发着狠,赵寒梅就说饭熟了,他去屋里把李月娥喊醒就去洗漱了。

    早饭虽然做得快,倒是挺丰盛,小米粥,鸡蛋羹,两盘野菜,有鱼有肉。吃的赵小磊胃口大开,连精神都好了些。

    他瞅着李月娥脸色有点白,就说:“今天都该干啥就干啥,别闹情绪。”

    “嗯,咱知道。”李月娥点着头,可还是想昨天晚上那一幕。

    “知道个啥?”赵小磊说着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知道就精神点,别跟死了人一样。”

    “嗯嗯。”李月娥急忙点着头,“小磊,等下咱就没事了。”

    赵小磊应了声,“今天你们干活的时候多瞅瞅,看看谁没事儿就往这边跑。”

    “嗯。”俩婆娘应了声。

    “这几天崩等着咱了,咱去下县里。”说着,放下饭碗就出去了,也没让俩婆娘送。

    他想和韩琪一起搭黑车去县里,可谁知道还没走进招待所,就看到黑车跑出了村口。不用看也知道,韩琪肯定走了。

    皱着眉,就拿起手机,才发现没记韩琪的电话。

    他拍了拍脑门,就朝村口走去,打算坐班车去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