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五十九章 催生野兔

作品:无敌圣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林青阳

    “娘皮的,你要是不要脸,就别怪老子不给你脸!”赵小磊骂咧着。

    “谁惹着你了?”赵寒梅不知道啥时候站在他身后,“刘德富惹着你了?别担心,他就是嘴上逞逞强,没啥胆儿。”

    “咋的?”赵小磊皱着眉。

    “那婷婷可是赵海明的心头肉,这些年要啥给啥,那婆娘就是为了她才没给刘德富生二胎。”赵寒梅说道这里笑了起来,“别瞅着刘德富在外面神气,在家里怕她老婆够呛,洗脚水都是他给端。”

    “还有这种事儿?”赵小磊觉得忒不可思议。

    “你知道就行了。”赵寒梅说了声,就走了。昨天呆着没事儿,可以说是赵小磊委托给她的。这要是今天还呆着,那村里人就该说闲话了。

    中午的时候,崔秀芬和赵三才送来了饭菜,有鱼有肉。用赵三才那话了,他现在是村长,不能像赵红林那么缺德,中午都不叫人吃饱。

    至于酒肉,赵小磊倒不觉得啥,吃饱才有力气。再说了,村里还有比他给的好的,这没啥。

    吃饱喝足的汉子们休息了半小时,就又投入了工作。

    这一天,赵小磊哪里都没去,不是在这里帮忙,就是在那里干活。虽然有工人,可他也闲不住。

    直到晚上,那俩挖掘机才按照赵小磊的要求把活儿干完。他们也不歇着,把挖掘机开到板车上,就张罗这走人。

    赵小磊去问他们工钱,他们说张秘书已经给了,死活都不要。他也知道这些工人是搪塞他,怕他和张青沾亲带故。

    无奈的赵小磊干脆每个人给了几条鱼,又塞了包烟,才在万分感谢众将这些人送走。

    他扭头就去检查了一番棚舍,发现挺结实之后,又给闲汉门算账。

    等打发走后,又是一个多钟头过去了。而他还不能歇着,就到小屋里开始抓野兔和野鸡,把它们都丢进棚舍里。

    从地里忙完的赵三才刚来就跑过去帮忙。

    费了一番工夫,终于将野鸡和野兔都丢了进去。赵三才关好野鸡棚的门子,“今儿晚上别在屋里住了,透透气。”

    “中。”赵小磊眯着眼笑了起来,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不过我今天晚上还得来守着,不能出啥乱子。”

    “成。”赵三才知道他也担心这里,“走,咱先回去吃饭,跟你爹好好喝两杯。”

    “喝酒能成,不说事儿。”赵小磊知道他肚里藏的啥。

    “草!难不成你爹还不能管你了?”赵三才瞪着眼,“我给你说,那野鸡不能那样养。这东西咱们村之前也有养的,好内斗,会死的!”

    “那你见它们打了没?”赵小磊无奈。

    “那倒没有。”赵三才挠了挠头,“我这是给你提醒,搞不好它们刚被抓来,胆子都吓破了。”

    “成,你说的对!”赵小磊呛不过他,“改天我去镇农业站问问,找个老师傅学点经验。”

    “这还成。”赵三才眯着眼笑了起来。

    回到家里吃完饭,这小磊就溜了。

    崔秀芬就直叹气。

    “你叹个啥?”赵三才眉一挑,“难道是昨天晚上没弄舒服,又想了?”

    “想个屁!”崔秀芬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说小磊整天这样瞎晃晃,要是莹莹知道了还愿意不?”

    “不愿意又能咋的?”赵三才说这事儿也生气,摆了摆手,“你管他干啥,没瞅见他都不担心?那莹莹可能早被这小子拱了,没啥。”

    崔秀芬没说话,就是觉得他让李月娥和赵寒梅帮着看鱼塘和养殖场闹的有点大。这村里闲话多,一旦摊上寡妇,事儿就说不清了。

    赵小磊渡着步子来到李月娥家里,就让她有时间把喂的这些土鸡都弄到鱼塘去,自己不再的时候她就负责在那里看着。

    赵寒梅也吵吵着要搬过去,还让赵小磊在那里盖个大房子。

    赵小磊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捏了把,就让她没事儿在喂几只大黑狗帮忙看着。这东西比人机灵,也可靠。

    站在赵小磊跟前的赵寒梅腿一抬,便坐在他的大腿上,“你今天晚上还走不?”

    “走,那里现在不能没人。”赵小磊眯着眼,打算今天晚上在研究一下野鸡和野兔,看看它们能不能下蛋,产崽儿。

    “好吧。”赵寒梅撅着嘴儿,屁股就轻轻磨蹭起来,一脸的媚态,“你怎么也不喂咱了?是不是镇上那骚情婆娘让你舒坦了,就忘了咱了?”

    “胆儿大了是吧?”赵小磊眉一挑,伸手便将赵寒梅抱了起来,“今儿我就好好喂你!”

    “不行,我还没洗呢,让月娥先来。”赵寒梅的眼珠子转的滴溜溜的。

    “那你还不快去。”赵小磊随手把她丢在沙发上,转身就拉着李月娥进了卧室,也不管赵寒梅丢来的靠枕。

    “小磊,你轻点儿。”李月娥扭着屁股,伸手就去拽他的腰带,眼里写满了春意。“我这皮子还没完全好,你要是弄的狠了,又好几天不能要。”

    “那你差不多了喊我一声。”赵小磊说着便低头吻住了李月娥的红唇,吸允着她那条丁香小舌。

    李月娥眯着眼睛瞅着她,滑溜的舌头也不忘回应着着赵小磊的动作。

    手一探,她就抓到了朝思暮想的东西,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都涨潮了,给我堵住嘛。”

    赵小磊笑着将她按在床上,扛着她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展开了征战。

    醉人的呢喃在屋子里回荡,李月娥的脸上布满红晕的时候,身上也铺了一层淡粉色。

    赵小磊今天的动作轻柔,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猛打猛冲。觉得享受无比的李月娥激动的仰起上半身和他吻在一起,“小磊,你真好,姐要是早点遇见你几年就好了。”

    “现在也不晚。”赵小磊握着她的饱满,“月娥姐,今天咋那么多感慨?”

    “姐这是喜欢你。”李月娥笑着吻了他下,干脆用双手撑着身体,哼哼唧唧的回应着赵小磊的动作。

    还没一个钟,浑身上下沾满了香汗的李月娥就断断续续的说:“小磊,我够了啊,饱了,别喂了。”

    “那我卖卖力。”赵小磊的动作瞬间如同猛虎。

    等他离开的时候,李月娥已经瘫软在了床上,一脸满足的看着房顶,根本就没力气动了。

    “咱抱你去洗洗。恤坐在外间屋的赵寒梅。

    “你快去,我在屋里等着你。”说完,她就跑到了西边的卧室里。

    “咱还怕你啊?”赵小磊丢下句话,就带着李月娥走进偏房,帮她洗干净。

    “我也给你洗!”李月娥美滋滋的跪在赵小磊跟前,往嘴里含了口水,就用小嘴儿给小小磊洗着澡。

    赵小磊高兴的按着她的脑袋,呛了两次的她白了她一眼,“你就可劲儿坏吧。”

    “哈哈,不逗你了,我抱你去睡觉。”赵小磊将她放在东边卧室的床上,瞅着她盖上被子,才去找赵寒梅。

    “你咋才来?我这里都涨潮了。”赵寒梅比李月娥着急,他刚进屋就嚷起来,“你瞅瞅,床单都湿了。”

    “我这就给你堵住!”赵小磊说着压了上去,对赵寒梅这婆娘他就没那么温柔了。

    赵寒梅也喜欢他的猛攻猛打,扯着嗓子哼哼起来,弄得赵小磊也跟发了疯的公牛一样,疯狂的犁着身下这肥沃的土地。

    赵寒梅闹的欢,赵小磊打的狠。多半个钟头过去,她就软在了炕上,饱满的山峦剧烈的起伏着,两颗不安分的烟囱高高的挺立着。

    赵小磊也不忍着,等她舒坦了,自己也交了一梭子子弹。

    “小磊,你走的时候关上门儿。”赵寒梅扯过被子就想睡觉。

    “你咋不去洗洗?”

    “我累了,再说这也没啥。”

    “不行!我抱你去!”赵小磊也帮她洗干净,才把她丢在了炕上,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下,“以后你要是弄完不洗,那就别来找我了。”

    赵寒梅点着头,瞅着他出去,又听着门子锁好之后,才闭上眼睛睡了。

    出去后的赵小磊想去找梁艳艳,可一瞅都十点多了,就渡着步子回鱼塘去了。

    那小屋里跑了跑味儿,也没啥怪味儿了,他又把外面的东西都搬进去,才打着手电筒来到野鸡棚。

    刚进去,那些野鸡就都缩到了角上,跟特别怕他似的。等赵小磊瞅到地上那十几颗野鸡蛋之后登时就乐了,“行啊,你们倒是勤快。”

    说着,他用生命能挨个将鸡蛋催生出来,然后又将其变成成鸡,才跑进了兔舍。

    等来到这里,他可没看到小兔子。

    赵小磊从里面找出只母兔子,便将生命能缓缓注入进去。随着生命能的加入,野兔子的肚子也鼓了起来,赵小磊也发现了它腹中的十二只小崽儿。

    他小心翼翼的注入着生命能,手里的野兔子也变得躁动起来。片刻之后,等它腹中的小野兔停止生长之后,赵小磊才将它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