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五十七章 去了黑工厂?

作品:无敌圣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林青阳

    “他白天在外面偷腥,被我折腾了两次,就分开了。”梁艳艳轻描淡写的说着。

    可高月茹觉得过程并没她说的那么简单,又问:“艳姐,你为啥不留在镇子上了?”

    梁艳艳看了他眼,叹了一声,“我爸妈之前不是开了个水产店嘛,那是拿的赵红林的钱,他这一进去,那店子也封了。他们俩就骂我没用,说我是丧门星,我还回去干啥?”

    顿了顿,她又站起来,“行了,赶快起来吧。留在这里那傻子得饿死,明天还得去田里呢。”

    “嗯!”高月茹应了声,也急忙爬起来。

    赵小磊渡着步子回到家里,就瞅见赵三才坐在院子里看书。他一瞅,竟然是本厚黑学。

    “卧槽,爹,这么高深的学问你能懂?”赵小磊怀疑。

    “放屁!”赵三才气的骂了声,就从身后摸出本新华字典,还拍了拍。

    赵小磊摇着头,“有的东西不是查字典就能解决的,你得学会融会贯通。我觉得吧,你不适合看这个。”

    “那老子适合看啥?”

    “三十六计吧,要不孙子兵法也成。”

    “草,老子又不打仗!”赵三才气的把书丢在桌上,“不看了,瞅了半小时,都没弄明白大概。”

    “咱村图书馆不是有三国演义吗?你改天拿来,看几遍就懂了。”

    “真的?”

    “依葫芦画瓢吧。”

    “草!”赵三才骂咧声,感情他还是嘲笑自己文化水平低,不过也没办法,谁让那时候没条件,也没这小子的脑瓜子。

    “月茹那里安顿好了?”赵三才摸出烟递给他支,“我瞅着梁艳艳也跟着回来了?没想到啊,那婆娘对赵红林倒是有情有义的。”

    赵小磊听见就想笑,“啥安排,就那么着呗,也不能丢下那傻子不管啊。”

    “也对,不然咱这三邻五村的得戳及娘股。”赵三才也觉得人言可畏,“对了,赵红林完了,他们家也没那么多地了,现在就只能靠那六亩水田过日子了。”

    “你给交代清了?”

    “嗯。”赵三才抽口烟,“你想怎么处理那婆娘?”

    “咱打算让她们过几天去帮着月娥弄鱼塘,或者帮寒梅弄养殖。”赵小磊眯着眼,反正不能整天去土里抛食。

    “她们?草,你连梁艳艳也办了?”赵三才瞪着眼,瞅他点头,一巴掌就拍在了后脑勺上,“你行!你就不怕武大胆从坟里爬出来找你拼命?”

    “那有啥,生了娃还不是姓赵?”赵小磊眉一挑,“对了,爹,你说赵红林这么倒霉跟他爹坟上的风水有关系不?”

    “这个咱也不好说,不过我死了你可别把我埋那里!”赵三才瞪着眼,要是老赵家也赵红林一样断子绝孙就麻烦了。

    “你甭想了。”赵小磊说着就站起来。

    “你悠着点,要是让西印家的知道你跟咱村里好几个婆娘有这种关系跟你玩命!”赵三才皱着眉,“对了,还有,你爹现在是村长,你得注意影响。”

    “屁,我办这些事儿用你的名声了还是花你的钱了?”赵小磊觉得那是自己的本事。

    “老子懒得说你。”赵三才板着脸就准备出去,这兔崽子越来越不听话了。

    “你干啥?都要吃饭了。”崔秀芬从饭棚子(厨房)走出来。

    “我去图书馆找本书,你跟小磊先吃。”赵三才说完就走了,崔秀芬把饭菜端上桌,就张罗着赵小磊吃饭。

    “你和梁艳艳的事儿可得想清楚,这弄了高月茹还不算啥。要是你和她的事儿传出去,那可是臭名声。”崔秀芬说。

    “咋的?”赵小磊纳闷。

    “要是外人知道了得说是梁艳艳帮你把赵洪林整下去的,你俩不成奸夫淫妇了?”崔秀芬又说。

    “去球,都已经这样了,难道让我把她赶走?”赵小磊有些舍不得,那梁艳艳比高月茹都不差,也没啥黑色素,一看就知道也是干净人。

    “那你小心点。”崔秀芬也不好说他,就问,“你打算让月茹伺候那傻子一辈子?你就不想想,她整天伺候他,没事在陪着你?你就没啥想法?”

    她这样一说,赵小磊心里也有点膈应。赵新日都傻了,还生活不能自理,这每天要是端屎端尿,然后在伺候自己,那得多恶心?

    他皱着眉想了想,“要不在咱村找个婆娘伺候他,每个月给八百。”

    “我估计八百没人干。”崔秀芬摇着头。

    “那就一千五。”赵小磊说。

    “你还是跟月茹商量商量吧,顺便看看她意思,别强迫人家。”崔秀芬催促着他吃饭。

    “知道了娘。”赵小磊说着扒拉着饭,就开始琢磨赵庄哪个婆娘能干,细心,手脚利索。

    他想请个好点的,省的以后弄的赵新日人不人,鬼不鬼,传出去人家说高月茹没良心,不是人,纯心想把赵新日蛋么(祸害)死。

    吃完饭,赵小磊就跑到李月娥家里,看到她和赵寒梅正有说有笑的看电视,就说了两句话,提着小野兔,小野鸡和竹鼠离开了。

    他今天有事儿,加上又舒坦了两次,也能忍住,不非得在她俩身上耕种。

    至于赵寒梅和李月娥更是不敢邀战,这嫩皮子还没全好,又被喂得饱饱的,也就没那么想了。

    赵小磊走到鱼塘的时候眼前忽然窜出的黑黢黢的大黑狗把他吓了一跳,等看仔细了才知道是赵寒梅喂的黑子。

    “你下次轻点,吓着老子了。”赵小磊骂咧了一句,就喊阿黄,可吼了好几嗓子也没看见那笨狗。

    他转身朝小屋走去,可黑子就跟着他摇头摆尾的。

    赵小磊知道它这是饿了,从鱼塘里捞出两条大鱼丢给它。就跑到还没完全盖好的鸡舍和兔棚旁边发起了愣。

    这还没完工,四处都漏风,刚把鸡丢进去就得跑没了。

    他发着愁,提着笼子推开小屋的门子,又气的骂了几声。

    原来,这屋子的角上还放着几个铁笼子,里面有六只大野兔,还四只野鸡。看地上的样子是那会儿刚放下的,他这才想起赵寒梅说给他抓些。

    想着那婆娘惦记自己,赵小磊心里又舒坦了点,可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忽然响了几声。

    他拿起来一瞅,竟然是莹莹发来的短信:你是谁?

    他急忙丢下笼子,手舞足蹈的笑了起来,急忙把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谁啊?”电话刚响了两声,那边就传出赵莹莹让赵小磊想念依旧的声音。

    “老婆,你想我没?”赵小磊坏笑着。

    “小磊?”赵莹莹也挺惊讶,可随即又生气了,“你个没良心的,那天给我打了电话后来也不知道给我打。”

    “莹莹,我这几天忙。”赵小磊挠着脑袋,把鱼塘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

    “啥?你又扩建了?”赵莹莹挺惊讶,“小磊,你越来越能干了。”

    “咱是能干,可你又没试过。”赵小磊说。

    “去,没个正经。”赵莹莹说了声,听着电话里的坏笑,又说:“小磊,你真笨啊,找个空屋子把它们都关进去,然后明天赶紧买铁丝网,在弄出来不就行了。”

    “也对啊。”赵小磊觉得自己都忙糊涂了,“莹莹,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我一直就很聪明。”赵莹莹的咯咯娇笑让他内心变得燥热起来,“莹莹,你啥时候回来?”

    “咋?想我了?还得多半年呢。”赵莹莹说了一句,压低声音说:“你要是想女人了,就去找俩,别等着我,会憋坏的。”

    “你不生气?”赵小磊都没想到她这么想得开。

    “我生气管啥用?到时候还不给你折腾死。”赵莹莹啐了句,“再说了,你也不是安分的主儿。赶快给我说,你到底找了几个女人了。”

    赵小磊当下就把高月茹和李月娥说了,还藏下了俩。

    “成,不是太多,我能接受。”赵莹莹说。

    “莹莹,你怎么跑外面之后变坏了?”赵小磊有点不放心,那外面人花花肠子多,刘秀秀就是例子。

    “我这上班的人都不咋管男朋友,尤其是有点本事的。”赵莹莹说的理所当然。

    赵小磊笑了,莹莹承认他比谁都重要,“那你可得注意点,你要是在外面给别人弄了,就别回来了。”

    “咯咯咯!”赵莹莹笑的更高兴了,“我才没那么傻,谁娶了我,我就让他洞房那天晚上弄。好啦,不和你说了,我们要熄灯睡觉啦。你有事儿就给我发短信,我们不能带手机上班,这里充电得花钱。”

    话音落下,赵小磊连再见都没来得急说,那边就挂了电话。他就气的在那里骂,觉得莹莹去了黑工厂,不然咋能这么坑人?

    虽然有些气愤,可得到莹莹提醒的赵小磊还是挺高兴。他将屋里的东西七手八脚的搬出去,又把窗户关严实,才跑进屋里挨个给野鸡和野兔注入生命能。

    忙活了半夜,那十几个小野鸡和十几头小野兔也变得肥嘟嘟的,四下在屋子里蹿腾。赵小磊咧着嘴笑了几声,又瞅了瞅笼子里的竹鼠,还是放弃了催生它们的想法。要是它们一不小心在地上挖俩洞,那就得不偿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