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俘虏

作品:大明文魁  |  分类:女生综合  |  作者:幸福来敲门

    古有千里送鹅毛,今有千里送人头!

    这是林延潮听完纪,尤二人禀告后,所得到的结论。

    现在纪,尤二人都是满头是汗,同时脸上还有那么一丝的委屈。

    似乎觉得林延潮有些‘不解风情’,毕竟在官场上这样的事都是可以理解的。

    林延潮了解到真相后心道,这二人拿首级去抚院验看,巡抚孙当了这么久的官怎么会连这点小伎俩都看不出。

    但是对方却睁一眼闭一眼放过,看来是乐意落给林延潮人情的意思。不过再退一步看,林延潮却不可以收这个人情,如此不是落了把柄,将来也给了言官以口实。

    所以既然抚院验看之后,那么此事就是另外一个说法。

    当然纪,尤二人是满心委屈,大有为你兄长送上这样一份功劳,你却来拿捏我的意思。林延潮并非海瑞,若罚这二人,必然是水至清则无鱼,此后官场上的官员就要对他敬而远之了。

    因此此事不可罚,要寻另外一个办法。

    林延潮于是对纪,尤二人问道:“那三个被俘的倭寇可有进行盘问?”

    “之前三人一直十分虚弱,未曾盘问,本待是连同外面首级一起直接押送进京的,现正在外头候着。”

    林延潮点点头道:“那正好,本官就与抚院一并对这些倭寇进行审问!”

    纪,尤二人都是吃了一惊。

    当即林延潮命人拿了帖子请巡抚孙来到了经略行辕。

    孙一到,林延潮笑着道:“下面的人告捷,本官心想,这才刚到山东,而此战却在本月初五,要向朝廷告捷也当由抚院上奏,岂可有越俎代庖之理,所以正好请抚院来。”

    孙看了林延潮一眼,笑着道:“既是经略大人这么说,那么下官也不推辞了,当上奏兵部为将士们请功。”

    林延潮笑着道:“先不着急一时,咱们先盘问了倭寇俘虏再行上奏,这才是稳妥之意。”

    “经略大人,言之有理!”

    林延潮对左右问道:“通晓倭语的通事可请来了?”

    左右道:“已在门外。”

    林延潮对孙道:“府衙正好有两个通事,一个是当年行倭的商人,还有一个曾被倭寇俘虏过数年,之后遇到同乡被赎回!现在提审正用得着!”

    孙道:“经略所谋果真周全!”

    不久三名倭寇被召至经略大堂,在两名通事的翻译下,林延潮对三人进行了盘问。

    两名通事大声喝问,初时对方不说话,后来才说了两三句。

    林延潮看去其中两名倭寇手脚粗大,很是粗鄙的样子,唯独中间那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头顶中间头发短,应该之前有剃过,反观两边头发长,八成是月代头,看来能问出什么。

    林延潮盯住对方对通事道:“问此人的姓名是什么?”

    左边那个与倭人打过交道的商人当即出声询问,对方一愣后,方才答了两个字。

    那商人通事犹豫了一会,当即道:“回禀经略大人,这人说他姓龟儿子!”

    此言一出,左右与孙的人都是捧腹大笑。

    而那少年闻言大怒,口中呵呵有声,左右官兵一见当即将他的头按在地上。

    林延潮看了对方道:“素闻倭人未得教化,但其悍勇可见一斑!”

    孙点头道:“正是如此,当年家乡屡遭倭寇涂炭,多少乡亲正是死于这些贼寇手里。”

    孙说完露出了深切痛恨之色:“这样的小贼恐怕也问不出什么,下官看不必再审,不如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林延潮笑着道:“抚台不着急这片刻。”

    林延潮对通事道:“告诉他,你给他纸笔,让他写出来!否则就性命不保!”

    一旁书吏丢给这名倭国男子纸笔,但见对方双手插胸拒绝写字,一名武将拔刀呵斥,那人脸上露出恨色当即在纸上歪歪扭扭写出了几个字。

    林延潮看去但见对方写得是‘龟井日向守’。

    看完以后,孙冷笑道:“倭人就是倭人,居然还真有以龟字来取名的。”

    林延潮看后却略有所思,他方才问得是姓氏,但对方答得龟井二字是苗字。

    因为日本与中国古代一样,老百姓是没有姓氏,唯有武士才是有姓氏,武士姓氏多是源,平二氏,但是源家与平家人数多了,也有高低贵贱之分。

    如八幡太郎源义家就是清河源氏出身,其子孙视为幕府大将军有力竞争者。

    武士里源家人数太多了为了区别,就在姓氏后面加个苗字,一般是地名等等。

    至于日向守三个字则是官职名。

    日向国是日本六十六令制国之一,日向守就是日向国守护,听起来类似于国主,郡守一样的称呼,其实在日本官职里列为正六位下,根本没什么作用,用来称呼是只是往脸上贴金而已。

    以往玩战国游戏时,花点钱去京都找公卿活动下,就可以升官了。

    众所周知聪明的一休里面那个与一休交好的武士蜷川新右卫门,蜷川是苗字,新右卫门佐是他的官职名,官职上的意思,类似于大内侍卫统领,但实际上他是给幕府将军当差的。历史上他的真名是蜷川亲当。

    所以林延潮差不过搞清楚了对方身份是一个武士。

    只是日本战国游戏里名为龟井的著名武士只有一人,对方名字是龟井兹矩。

    龟井兹矩原本的苗字并非龟井,他当时是号称经历七难八苦也要复兴尼子家的名将中山鹿之介的小姓,后来中山鹿之介的岳父龟井秀纲父子先后战死,于是他在山中鹿之介的授意下改苗字为龟井,继承了龟井家的家业。

    此举在战国时是很正常的事情。改了苗字意味接受对方家业,就能接受对方家臣的效忠,甚至原先的领地。

    尽管如此尼子家还是被毛利家覆灭了,山中鹿之介也在复兴的路上战死。

    龟井兹矩成了浪人后,又投奔要攻打毛利家的织田家,并在织田家重臣丰臣秀吉的指挥下负责毛利家攻略。

    事实证明了抱大腿的重要性,龟井兹矩跟对了人,因此也成为了大名,鹿野城主,领一万三千石。丰臣秀吉还赐予他正六品下琉球守的官职。

    当时日本六十六国里没有琉球守这一官职,但龟井兹矩拍马屁表忠心说要替丰臣秀吉攻下琉球,所以丰臣秀吉一高兴就替公家封给了他一个琉球守的官职。

    丰臣秀吉决定征朝时,一共编成了九个军,近十六万人,但水军只有**千之多。

    丰臣水军以九鬼嘉隆的熊野水军以及淡路水军为主力,而龟井兹矩虽非水军出身但也是自带干粮出战,成为丰臣水军的一支。

    为了鼓励这位小弟,丰臣秀吉又授予他台州守的官职。没错,这台州就是浙江台州。

    但是龟井兹矩虽然忠心可嘉,但打战水平却是不行,在泅川,唐浦两次海战中遭到朝鲜水军名将李舜臣的重创,龟井兹矩带来的舰船几乎全军覆没。

    当年丰臣秀吉赐予他那把‘龟井琉球守殿’的军配也成为了朝鲜水军的缴获。

    而朝鲜水军为了向宗主国明朝报捷,这把军配也送到了大明国来,成为了朝日两国友好的见证。

    当时朝鲜向明军禀告说是此军配的主人已是被击毙,此事还被记录在明史之上,但事实上龟井兹矩重伤突围,还一直活了老久。

    林延潮当即对孙说自己从朝鲜进献的倭寇缴获中看到这把写有‘龟井琉球守殿’的军配。

    孙大怒拍案道:“你问这倭寇,他是不是叫龟井琉球守,而并非日向守!”

    商人通事当即用倭语问了一遍,但见那少年脸色一变,显然说中了对方心思。

    林延潮,孙混官场多年,若连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没有,那就白当官。

    “来人,拖出去砍了!”孙喝道。

    但见那少年急忙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倭话后,林延潮与孙笑上都浮出笑意。

    通事听了几遍方才把握住对方的意思,向林延潮禀告道:“此人是并非是龟井琉球守,也并非是龟井日向守,不过他爹确实是龟井琉球守,现在是倭国的城主,并且深得倭酋平秀吉的信任。”

    大功到手了!

    林延潮与孙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底看出了这个意思。当然林延潮却懂得更多一些,这位龟井琉球守可了不得,他还是替丰臣秀吉经营着日本最大,也是当时世界最大的银山石见银山的奉行。

    以后……

    林延潮道:“将这三人暂且押下去,好生款待着!”

    三名倭寇俘虏被押下去后。

    林延潮向孙拱手道:“本官看来要在这里先恭喜中丞了!”

    孙则道:“哪里,要不是经略大人见微知著,从一把扇子上想起了这龟井琉球守之事,我们早就将此人杀了,险些放过一条大鱼啊!”

    林延潮哈哈大笑道:“岂敢,不过有些运道罢了,如此可见天佑我大明啊!”

    听了孙与林延潮你一言我一语,一旁的胶州知州纪明与指挥同知尤赏都是大喜。

    而身穿山文甲的林延寿则我自巍然不动,荣辱不介于怀的样子,实际上早已被重甲压得丝毫也动弹不得。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