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再出发吧(大结局)

作品:赤脚医生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了了一生

    第二天.

    “咣咣咣!冼董事长,开会了!开会了啊!大小股东都来了啊!咣咣咣,就等你了啊!”小生依旧敲着锣在冼中天门外又叫又喊。

    他现在每天都起得很早,折磨和虐待冼中天仿佛已成了他的工作,更被他视为人生一大乐事,他每天都乐此不彼的变着花样整治冼中天。

    “冼董事长,早啊!”小生裂着嘴笑着对冼中天说。

    “早……”小生這样的笑容可把冼中天吓了一大跳,因为小生从来都不对他笑,从冼中天在省人民医见到小生那天起,小生就没有对他笑过一下,不管冼中天对小生安排下来的任务完成的好还是坏,小生都不曾笑过一下,由始至覆盖都是板着一张脸,好像冼中天欠了他几辈子的钱没有还一样,所以小生对他一笑,他便知道大事不妙了!

    “昨晚睡得好吗?”小生仍然阴阴的笑着。

    “好!挺好……不,不好,睡不着!”冼中天刚说完好,马上就后悔了,因为他十分清楚的记得,在他刚来到何坑的那天,小生对他女儿说的话:千万不要让他睡得太好,吃得太好!

    “好就是好嘛!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看你這精神头就知道!”

    “……”

    “那么今天的节目惯例是上山砍树之外,咱们再加点余兴节目,五千米长跑,再在沈雪的大池塘里游三圈!“

    “为,为什么啊?”冼中天一听這额外增加的余兴节目,当下冷汗就冒了出来!

    “不为什么,就因为你昨晚偷吃!五千米加游三圈,刚好能消化掉這多余的热量,而且這个余兴节目,一直会持续三个星期!”

    “没,我没有……”

    “嘿嘿,不用狡辩也不须要否认,给我来這个,你简直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不想活了!你看,這是什么?”小生指着他房门前的垃圾篓问。

    “這這……”冼中天看着垃圾篓里那张金黄色的巧克力包装纸,喃喃的说不出话来!偷吃竟然忘记了擦嘴,真是自作自受!

    沈中天每天都去砍树,一砍就是一整天,尽管如此,他还是花了二十八天才把那棵树砍断,然后把這棵树砍成一小截一小截,再劈成一小块一小块并挑回家,却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而在這两个月里,小生和宝灵也已成了捕鱼专业户,他们刚开始是用松针射,起初那几天还是挺管用的,可是没几天鱼就不上当了,小生一发狠,便向阿古叔借了渔网,一天到晚的在這溪潭里网鱼,所以,当他们离开的时候,這个潭里,基本上已没有一条大于二指的鱼。

    小生的祖屋晒堂上,除了一堆又一堆冼中天砍回来的柴之外,就是小生与宝灵晒的鱼干了!

    冼中天在何坑一呆就是半年,渐渐地他已经开始适应了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农田里的各种活计他也能熟络上手了。

    這一天。

    冼中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快升起来了,他有些奇怪的想,今天是怎么了?通常這个时候,小生早已经来叫醒了他,两人也早就出门了,可今天,天都這么晚了,仍然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冼中天来到了小生的房门前,正欲敲门,却发现房门是虚掩的,推门进去一看,却发现小生正搂着枕头睡得正香。

    “小生,小生,今天我们去干什么呀?”冼中天摇了摇小生问。

    “今天挑牛粪!”小生迷迷糊糊的说。

    “牛粪早就挑完了!”

    “那就去锄红薯吧!”

    “红薯上个月就收进仓了!”

    “那挑几担谷去碾米吧!”

    “昨天才碾的米!”

    “那……那你就随便找点什么事干去吧!老大,我都半年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冼中天闻言便走了出去,可是很快他便回来了:“没什么事可以干啊!”

    “烦不烦啊!没事干你就可以回去了啊!”小生终于被弄醒了!

    “回去?回哪去啊?”

    “从哪来就回到哪去啊!”

    “那治疗的事?”

    “治疗已经结束了!”

    “结束,什么时候结束了?你不是说还有好几个阶段吗?”

    “那是我蒙你的,那里有个电子秤,你称称看!”

    “……”

    “多少?”

    “72公斤!”

    “原来呢?”

    “135公斤!”

    “把衣服拉起来看看!”

    “……”

    “你的肚腩呢?”

    “没了!”

    “那你还有什么好治的!”

    “怎么?是舍不得走还是不相信我?还是做长工做上瘾了?好,你等一下!”小生说着便拿起手机:“喂,艳嫦,你过来一下。”

    冼艳嫦进来的时候,小生与冼中天正在大眼瞪着小眼。

    “怎么了?你们這是怎么了?”冼艳嫦看两人這阵势,心就慌了着急的问。

    “你爹的治疗已经结束了,你带他去卫生站体检一下,有问题再回来找我!”小生说着又倒在了床上。

    冼艳嫦领着她爹走了,屋里静了下来,小生马上又睡着了,可是没睡一会,他又被吵醒了,睁眼一看,竟然还是冼中天.

    “怎么了?还真有问题!”小生有点紧张的问。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刚刚体检完,还没出报告!”

    “那你不会在那里等报告出来!”

    “在那里我心慌得历害,所以就回来了!”

    “唉!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放心,如果有问题,再治疗个一年半载保证没事!”

    “……”冼中天闻言,脸色变得比死人还难看.

    时隔两个钟头,冼艳嫦手拿一叠报告进来了!

    “怎么样?”小生与冼中天异口同声的问道。

    “基本上都没问题!”冼艳嫦开心的说着便把检查报告递到了小生手上,血常规,小便常规,大便常规,B超,X光反正该做的能做的统统都做了!

    小生仔细地看着手上的报告,好一会,才抬起头严束的对冼中天说:“冼董事长,现在我再次郑重宣布,你可以回去了!但是你必须尊守這半年来的生活作息及软食习惯,否则再一口吃出一个胖子来,我可真的没那功夫来管你了!”

    “……”一时间,冼中天回想起這半年来非人的生活,心里不禁感确良多。

    “怎么?你还赖在這里不想走了?”小生见他沉默不语,不禁戏谑的道。

    “

    不是……虽然我很不愿意,但我还必须得说:谢谢你!”冼中天认真的道。

    “行了行了!你就别再酸了!不记以后你千万记得,凡事不要再看结果了,其实结果是最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过程,就像你這半年一样!”小生像是教训一个后辈一样教训着這个年纪足以做他父亲的中年男人。

    “那,那诊金?”冼中天又问。

    “算了,你付不起的!”小生挥挥手示意他离去。

    “你说个数吧,我回去之后就让秘书送来!”冼中天十分认真的道。

    “我要你的冼氏集团还有你的女儿,你付得起吗?”小生并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這……”冼中天顿时语塞,脸上也出现了难色。冼艳嫦更是羞得满脸通红,她不知道小生這样说是什么意思?是求婚呢?还是只把她当成一种报酬!

    “我说了你付不起吧!走吧,走吧!别咯嗦了!”小生呵欠连连,好像还没睡够的样子。

    “嘿嘿,小子,這可是你说的,我回去处理处理,很快就会把冼氏和我女儿交给你的!”

    冼中天说完也不理小生,径自走了出去!

    小生一听冼中天的语气,及说话的神态,马上便意识到自已不知不觉中又替自已招来了麻烦:“喂,喂,喂,冼老头!我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嘿嘿!”冼中天没有回答,只是发出不知是阴冷还是狂喜的笑声。

    冼中天走了,小生又回到了卫生站主持大局。在他为冼中天治疗的半年里,基本上没有在卫生站里正正经经的呆过一天,一下子双回到了卫生站,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已已变得无所事事。

    看病找他的人少得可怜,现在老朴的名声可比他响亮多了!手术台上的事,基本用不着他操心,张伟杰和沈阳统统都搞定,至于钱财方面他也懒得去管,因为宝灵会把每一笔不管大还是小的账都算是清清楚楚。

    小生无所是事,只好整天去沈雪的养殖场,一天到晚的缠着沈雪,弄得沈雪一见到他就两腿发软,因为這小子实在是变态得不得了,因为在他缠着她的這些天里,诱奸、骗奸、闷奸……每一天都在上演,有时一天甚至不只一次,两次,三次,甚至N次,事情发生在鸡舍,猪舍,仓库……反正任何无人的地方,更有一次他硬拉着她爬上电视搭顶上。

    沈雪一点都不明白他哪里来的那么好精力,反正她现在是怕了他了!一听见他远远传来的口哨声,两腿就禁不住发软。她只有想方设法的躲着他,可是不管她藏在哪里藏得有多好,小生一样有办法找到她。

    這一天,沈雪的猪舍得,小生正软磨硬泡着沈雪要与她行那好事,事情正进行到一半,远远便传来了有人叫唤他的声音。

    “小生哥,小生哥,小生哥!”来人竟然是冼艳嫦。

    “好了,快放开我!我实在受不了你了!好像前辈子就是头猪公一样,一天到晚你除了知道這事,你还会想点别的吗?”沈雪一听叫声便知道救兵来了,就算不能让她顶替自已,却也足够让他从自已身上下来了。

    “我在這!什么事!”小生不情愿的从沈雪身上下来,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应道。

    “小生哥,我爹,我爹他……”冼艳嫦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话说一半却透不过气来。

    “你爹怎么了?不会是又生病了吧!”小生傻眼了,這才回去多久啊。

    “不是,我爹他回来了,说有事情找你!”冼艳嫦透顺了气说。

    “哦!我知道了!我早就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小生好像早就算准了一样。

    小生祖屋。

    冼中天西装革面的坐在厅堂上,红光满面的脸上透着无限的威严,完完全全已没有了当日在

    這治病的模样。

    “哈哈,冼董长,怎么又回来了?”小生一进门便笑着说。

    “我這……”冼中天正欲开口。

    “不用说,我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不还是征收的事吗?你要问我的意见,我的意见还是原来的意见,每幢房子五千万,一会不要多,一分也不能少!”小生先发制人。

    “不,你错了,我来找你并不是来和你谈征收的事。再说怎么征收并不是我的事,而是你的事!”冼中天低气十足的说,显然是做足了准备功夫才来的。

    “不明白你说什么!”小生一头雾水。

    “来,看看這个!”洗中天一伸手,站在他身边的秘书立即递过一份文件给他。

    “這是什么?”小生拿着那份文件,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不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

    “這是冼氏集团所有一切的转让书,你看看下面的名字!”冼中天提示道。

    “我的名字?怎么?怎么会這样?”小生不知所措的说,他知道這个事绝对不能开玩笑的。

    “你那天不是说你要冼氏集团吗?那么现在我就给你,至于女儿嘛,她的心一直就在你那,我不想给,也已经是你的了!所以,征收是你自已的事,你愿意给别人多少钱那是你的事,我管不着!哈哈!”冼中天笑着站起来,好像马上就要离开似的。

    “冼老头,你這不是开玩笑吧?你女儿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是要定的了!可是這冼氏集团。你這不是硬塞只死猫给我吞吗?”小生苦丧着脸说,没想到那天一句无心的话,却变成了眼前這无法改变的事。

    “我又没逼你要,是你自已争着要的!哈哈哈哈!”冼中天笑得十分开心的往外走。

    小生真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這样的人,把价值无数的整个集团都送给了别人,却还笑得如此开心。

    “你,你要去哪儿?”小生见他要走,不禁慌了起来。

    “我要去美国安渡晚年了,种种花,养养狗,呵呵,实在太开心,终于可以把肩上的重担卸下了!”冼中天一脸轻松的说。

    “什么?你要走!你就不怕我把你的整副身家都败光了?”小生问。

    “败不败光是你的事,因为那都是你的!不过,明天好像就要开董事会了,各地的大小股东都来了,就等你了!”冼中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里却像明镜似想着:小子你别拿话谑我,要是我怕你败光我的身家,我怎么会把一切都交给你呢!

    “冼老头!”

    “冼老头!!”

    “冼老头!!!”

    冼中天笑呵呵的走了出去,任小生叫破了喉咙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小生愣愣的站在大堂上发了好久好久的呆,感觉這一切就好像梦一样,过了好久他才突然

    如梦初醒一般,大声狂叫道:“老朴~~~娘娘腔~~~~沈阳~~~~~我们要出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