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云之彼端

作品:女主洪荒  |  分类:女生综合  |  作者:洛神无忌

    岁月催人老,时间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了。天地间的一切,没时间是并不能将之消磨的。

    美酒会因为时间,最后挥发干净。美女更会亦因为时间而变成白骨骷髅。而权力也会因为时间而变得腐朽。

    今日的西岐,无疑的天地间最为璀璨的神都。可是千百年后呢?也许还会有一个朝代将要代替周朝的位置,成为人人称颂的天上之国?

    孔宣思感无限延展,似乎到达了千百年后。那时候,周朝也将走上商朝的老路,帝王变得昏庸不堪,甚至会做出无数倒行逆施的事情。同样也会有无数的有识之士,打着为民请命的名头,为了自己立国的梦想而不住的奋斗。

    这便是历史,一部由肮脏的政治所贯穿的苦难轮回的历程,其中的主体是百姓,荣耀的是诸侯。

    “孔宣大人,你可喜欢这舞蹈?”

    武王笑眯眯的看着妖娆舞.动的机关人,细细的将一口美酒含在嘴里,慢慢的品尝着。

    王侯的生活,无论自我标榜的多.么简朴,到底也是平凡之人难以想象的。就好比蚂蚁永远也不能知道雄鹰到底能够飞上多高的天空。

    “这舞蹈么?还不错,虽有形,却无.其中真意,到底是一堆木头,没有灵魂的死物。”

    孔宣撇撇嘴,似乎颇有些不屑。

    其实也不怪孔宣挑剔,这机关人虽然相貌与真人.一致,没有半分别的不同。可是到底是没有灵魂的死物,上面并没有真人那种灵动的气息,更不用说神韵了。

    “舞蹈,乃是一门高雅的艺术。在上古年间,我曾看过.轩辕所跳的战舞,那才是威武雄壮,真正的猛士。蚩尤虽然残暴,不过他的战舞也跳得不错,与轩辕相比,却是丝毫不差。他们都是人杰啊!”

    孔宣似乎在回忆往事,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

    武王只能苦笑。

    刚刚孔宣提到的两位,可都是上古的圣皇魔神,.如何是自己一届后世凡人所能比拟的?那轩辕黄帝此时更是已经位列三皇,乃是与圣人相同的不死不灭的人皇道果,上古年间最为强大的极为人皇之一。

    “我又如何能够.和上古的人皇魔神相比呢?听说上古的人皇魔神,都是真正的神人降世,引导人族走向富强繁荣的无上智者,气势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所能比拟的?孔宣大人说笑了。”

    武王甚是谦恭,摇手说道。

    不过说归说,可是武王的眼神中却是没有丝毫气馁的神色,似乎对自己也深有信心,不让与古人。

    “口不对心!古人为何?古人只是后世之人所要超越的障碍,只有超越了古人,整个世界才能够真正的繁衍富强。若是没有了古人,后世之人岂不是没有了目标?上古时期,不过是后世之人将要跨越的一块石头而已。跨过了,那么就是进步。若是不能跨过,那么便是裹足不前,惹得前人耻笑,后人惋惜。”

    孔宣字字均是打在了武王的心头,此时武王才知道,这位貌似胡闹的孔宣大人,实际上也是一个有着大神通的高人。

    姜子牙摸着长长地胡子,也是满意的点点头。

    心中想道:“这些走过上古年间的神仙,个个都不是凡人。这孔宣貌似胡闹,可是也是有着大智慧之人。这番话分明是在教育武王治国之道,引经据典,足见知识之广博,心胸之宽大。武王今日确实也有些骄傲了,让这孔宣打磨一下也好。以孔宣的身份,武王断然是能够接受的。”

    武王愣了愣,看向孔宣的神色中多了些敬重。

    当即便拜倒于地:“孔宣大人当受我一拜!大人一席话,让姬发茅塞顿开,如醍醐灌顶一般。今日姬发愿拜大人为帝师,受孔宣大人教诲!”

    这一下,却是将整个晚宴的气氛都变得怪异起来。

    武王毫无疑问乃是这晚宴中身份最高的存在,若是他都已经跪了下来,那剩下的人又该如何?不过到底众人都是脑筋灵活之辈,马上便想到了孔宣那奇高无比的身份,也就不觉得自降身价了,纷纷也是跪倒。

    机关人们没有思想,只会跟进事先输入的元气节点的命令不断地跳舞,可是此时却已经没有人在看舞蹈了。

    不过到底还是有几个人没有跪下,那便是莫茶与妲己了。

    莫茶一双琥珀色的眼眸横了孔宣一眼,心中暗自腹诽孔宣多事,难道当帝师还有瘾?

    孔宣为了赚取功德,可是当过三皇帝师,这名头已经是一笔让人眼热的政治财富了。若是能拜三皇帝师为老师,岂不是可以自称自己与三位上古圣皇出自同门,那便是天命的正统了,若是挥师伐纣的战役中在普天下散布这样的消息,在舆论上无疑会占据绝对的主动。

    至于妲己,此时却是直接愣在那里了。

    妲己虽然有着一颗七窍玲珑恍如水晶的心灵,可是到底没有接触过太大的世面,如今这大大小小无数的长胡子(这些官员啊!武将啊!基本上都是蓄胡子的)都齐刷刷的跪倒,却是已经将这个重获新生不久的小姑娘给吓傻了。

    “拜我为帝师?这可不行呢!当初当过三皇帝师之后,我家师姐就命令禁止过我在插手帝王家之事,特别是为帝师。帝师乃是帝王之师长,所承担的因果可是大得离谱。如今我功德真身刚刚有所成就,却是不能再有波折,我看还是算了吧!”

    孔宣尴尬的一笑,便拒绝了姬发的提议。

    神仙便是如此,傲视王侯,藐视皇权。这若是一个普通人,便是借他一个胆子,他也是未必敢违逆姬发的要求。何况此时更是拜师之礼呢?

    轻轻一挥雪白的衣袖,孔宣将武王姬发直接托了起来。

    下属众臣,除了仙家之外,已经都有些不舒服了。在他们眼里,帝王便是天,如今居然有人敢傲视天的要求,简直就是罪无可恕。

    不过他们却忘了,这个世界,真正的天,在紫霄宫。

    而眼前这位,也是能够和那真正的天,说上话的。

    天,不可逆!

    可是若是这天之上还有天,那天外天又是能够违逆的么?

    天外有天啊!

    武王并没有勃然大怒,虽然他想这么做,可是他知道自己此时并没有这个能力,或者以后的帝王业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对方的阶层实在是太高了。高到自己即使是帝王,也不能与之平等的对话。

    “武王,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这大可不必。帝师这一职位,却是有人比我更加适合。”

    孔宣对着武王努努嘴,那方向分明是姜子牙所在的位置。

    到这里,武王如何能不知道孔宣的意思。

    实际上姜子牙要比孔宣更适合当帝师,第一姜子牙神通法力不高,限制了他的权威,他不可能像孔宣一样傲视王侯,这样对于姬发的统治更加的有利。

    第二,姜子牙精通治世之道,对于治理国家要比孔宣更加的精通。

    姬发也是一个七窍玲珑之人,极为光棍的再次给姜子牙跪下,道:“丞相,今日我姬发,愿拜丞相为帝师,受丞相教诲。另,拜丞相为亚父,以后当以面对父王之礼。”

    姜子牙此时已经被孔宣以法力直接禁锢起来,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大大咧咧的站在众人面前。

    众人看着姜子牙一派仙风道骨,仿佛天人一般的身姿,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佩服,丞相果然不是凡人,就是在这样的大阵势面前,居然能够如此淡然自若,真是我辈之楷模。

    殊不知,姜子牙心中已经骂开了:“孔宣大人你这个害人精!当初三皇时代,做帝师第一不占因果,还能有功德赚。可是此时呢?此时当帝师,除了因果,就是因果,你自己不想当,何苦难为我呢?”

    虽然心中骂开了,可是姜子牙脸上还是必须做出淡然自若的表情,只是嘴角微微有些抽搐。

    这样一来,一切都是尘埃落定。

    姜子牙虽然不情不愿,可是到底还是接受了帝师的位置。

    晚宴之后,莫茶来到孔宣的房间,看着一派清雅的孔宣,不禁有些哑然。

    “小师叔,你何苦为难姜子牙那小伙子呢?”

    莫茶的称呼实际上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却是怎么听怎么让人别扭。若是说年纪,便是姜子牙的祖爷爷的祖爷爷,对于莫茶来说都是小伙子。可是姜子牙那白发苍苍的模样,却是让人不禁有些古怪。

    “哦?你说那个小家伙?他就是一个欠收拾的小家伙,看他刚刚那挤眉弄眼的模样,分明就是他示意那武王姬发拜我为帝师的。如今的天下,几乎已经没有功德拿了,我为什么要做白工?所以我就见他自己绕进去了。”

    孔宣的笑容古怪极了,就好像偷吃了小鸡的狐狸。

    孔宣的表情,却是将莫茶再次弄得无奈了,这个小师叔不论是心智还是修为都是无愧的天人之姿,可是就是这喜欢戏谑的性格却是让人头疼。

    “不过这小子不是也得到好处了么?帝师加亚父,这可是难得的礼遇。若是放到以前,可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尊荣。即便是现在,恐怕是论地位也只有殷商那边的闻仲能够与之相比,不过闻仲的名头到底也是没有这么显赫。总的来说,他还是赚了。”

    孔宣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一副姜子牙那小子赚到了的表情,却是让莫茶一阵郁闷。

    “那你呢?给姬发那个无聊的小子当保镖,是不是无聊了点?”

    孔宣紧接着又道。

    孔宣对于世俗皇权是相当看不上眼的,虽说有盛世皇朝的迹象,可是到底还是显得小家子气了一点。若是刚刚那姬发不屈从于自己,能够好好的为自己争取,说不定孔宣还真能答应他,可是后来姬发还是退却了。

    既然退却了,便难以让孔宣真正的看上眼。

    实际上,孔宣更喜欢纣王。

    因为纣王那句诗,实在是有气魄。

    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

    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

    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

    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特别是最后一句,取回长乐侍君王。简直就是滔天的霸气,直接便蔑视了称霸世间无数年代的圣人。

    女娲是圣人,纣王是君王。两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可是纣王却敢于喊出自己心中的最强音,释放自己心中的野兽。这绝对了姬发难以比拟的气魄和大自在。

    所谓的大自在天魔,恐怕都没有纣王来的自在。敢于将自己心中最为羞耻的话说出来,那是世人难以比拟的无上至尊。

    想到纣王,孔宣肃容问道:“殷商那边怎么样了?”

    莫茶一愣,道:“你指哪方面?若是朝堂,现在已经完全被费仲游浑所垄断了,有为的大臣大多都被迫害致死了。至于那些太过强硬的,比如闻仲之流,也被直接派出来与西岐作战。所以整个殷商已经完全烂了。”

    确实是,用烂了来形容殷商乃是一个绝妙的比喻。

    果实烂了,便是从内部到外部,殷商也是如此。若不是它从里面腐化了,纵使西岐比现在在强大十倍又能如何?到时候一个大义的名头,便能够号令天下八百路诸侯,直接群起而攻之,将西周灭亡。

    “哦,是啊!不过的样子,这样一来封神之战应该快要结束了。真的是想要知道通天那个家伙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啊,暴跳如雷?也许是这样吧!”

    对于通天,孔宣也是不能把握。通天看似冷冽,可是心思之阴沉,孔宣也难有把握。

    金鳌岛,碧游宫。

    通天教主笑的很冷,整个宫殿都开始挂霜了。

    圣人的威力,一举一动都能够影响天象,甚至将整个天下都开始改变。

    “唔,妖族弟子已经去的差不多了吧?”

    通天教主声音冷漠,好像冰冷的南极玄冰。

    “是!如今只剩下一些零散的妖族弟子还没有被鼓动,不过想来不久之后也基本上都会到殷商那里报到。”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昆仑道士的模样。若是姜子牙在这里,一定会发现,这道士不是别人,正是申公豹!

    申公豹一向与截教之人交好,通天教主他也是见过几次的。

    对于这个天资纵横,却微微有些小气的申公豹,通天教主说不上喜欢,可是到底也是能入眼。所以为了这个计划,申公豹这个倒霉蛋,也就被申公豹在万里之外直接摄了过来。

    此后,名义上申公豹还是阐教弟子,可是最后还是变成通天教主的眼线,让他鼓动那些龟缩在山上的弟子。

    “通天师叔,有一件事不知道我该不该讲。”

    申公豹略微有些心虚的道。

    通天教主一瞪眼,两道神光迸发,让申公豹仿佛处于刀山火海上一般,冷汗直接便将衣衫湿透。

    “要说便快说,阐教门人难道都像元始一样罗嗦?”

    申公豹看到通天教主并没有生气,才唯唯诺诺的道:“赵公明死了!”

    赵公明,那是三宵的结拜哥哥。最是豪爽,让人钦佩。不然以三宵绝顶的眼光也不会认他为哥哥。

    三宵与赵公明都是真性情之人,相交都是真心实意,赵公明若是死了,那么三宵定然怒不可遏,到时候恐怕封神榜上便要多了三个真灵。

    若是平常弟子,申公豹也不会如此唯唯诺诺,可是那是三宵。

    三宵是通天教主最心爱的弟子,那种钟爱的程度,甚至让申公豹感觉到极为的嫉妒,因为他从来在元始天尊身上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的爱惜。

    “云霄她们现在如何?”

    通天教主的话,幽幽的,带着冰冷的温度。

    “三位师姐,此时已经知道了。云霄师姐还好,还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碧霄师姐已经承受不住了,央求云霄和琼宵两位师姐,三人一起回去报仇。”

    申公豹分外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那句话说的不对,让通天教主感觉到不快,这位大佬恐怕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将自己灭杀。

    灰飞烟灭并不是最恐怖的结果,真灵不存,甚至连生命的烙印都不存在,才是真正的大恐怖!

    “唔,她们么?你不必管了,元始天尊只要不亲自出手,应该就不能将她们如何。若是元始天尊出手了,我也就没有顾忌了!诛仙剑阵,非四圣之力不可破!诛仙四剑,也该到展现自己的绝世锋芒的时候了!”

    通天教主傲然道。

    申公豹最崇拜的就是这样的强者,傲视天下,绝顶的修为能够让天下人都臣服。

    “好了,你下去吧!”

    通天教主闭上了那双能够洞穿天宇的眼睛,静静地坐着,好像一座石像。

    申公豹根本不敢起来,只是长跪着,缓缓地向后退去,直到宫殿的大门的地方,才干站起身来。

    先是深深的一躬身,而后才转身消失在碧游宫那看不到尽头的长廊。

    空旷大殿中,只有通天教主静静的坐着,坐着。

    大殿中,只有静谧。。.。

    全本小说网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