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一百零八 为了她,我等甘愿成为阴谋家

作品:女主洪荒  |  分类:女生综合  |  作者:洛神无忌

    一百零八为了她,我等甘愿成为阴谋家

    红云只觉得自己此时乃是一个浑身赤luo的存在,虽说肉身乃是臭皮囊,可是若没有这副皮囊,又如何能够到达大道的彼端?

    而且他敏锐的直觉此时也在不住的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可不是当日那个送给自己造化珠的那个可爱的女人了。那莫名的气息居然像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人,一个人的气息真的能如此改变么?

    东月至尊轻描淡写的道:“你那身体,乃是最正宗的混沌云体,最是适合用来补天!怎么你有异议么?”

    淡淡的扫了红云一眼,那眼神中居然带着阵阵莫名的威压,虽然到了红云这样的高度,在整个洪荒已经没有几个人能够对他产生威压。可是他此时却有一种普通人被洪荒猛兽所盯住的感觉。不过好在红云乃是一个最为淡然的存在,对于一切看得都很淡。这身体么,不过是承载元神的舟楫,根本算不上什么,何况就是这身体也都是东月帮助塑造的,所以此时东月拿回去根本没有什么异议。

    东月至尊欣赏的看了一眼红云,淡淡的道:“拿得起,放得下,在鸿钧的徒弟里倒也能排上名次,算得上是一个称职的圣人候选。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一会自然有一副更好的身体送给你。

    东月至尊的话,确实是显得.突兀,不过红云也没有报什么期望,风淡云轻。身体只是舟楫,何况那舟楫本来就是别人送的。

    东月至尊看了看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的鸿钧,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鸿钧,开始的事情我可是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可是要靠你的了。”

    鸿钧看着天空中那堵着窟窿.的巨大红云(真的是云彩了),面上也是露出了欣赏的意味,心中暗道:“几个徒弟中确实是以红云最为逍遥,居然说抛弃身体便抛弃了。这等潇洒,恐怕是三清都难以做到的。不过这样一来,却也是能够获得一番好机缘。这红云可是要出头了。”

    看着自己身后的三个徒弟,准提和接引此时都是.跃跃欲试,这可是一个赚功德的事情啊!而且最开始、最难、而且最重要的事情依旧有人做了。此时只要动动手脚,在鸿钧的指挥下就能够白白的赚上一大笔功德,上哪里找这样的好事?

    不过鸿钧的眼神却在这两人的身上转了三转,最.后还是叹息一声,接着看向身后的女娲道:“还记得当初我让你收集的五色神石么?”

    女娲此时也是将刚刚微微有些不忿的脸色收.敛,作出一副宝相庄严的模样,轻轻地颔首道:“女娲未曾忘记,那所有的五色神石现如今已经都在女娲这里。”

    五色神石,乃是.秉承天地之灵气而生的绝代宝物。而且其中最为让人垂涎的便是那一丝轻灵混沌之气,那是在天地未开时的混沌一片中存在的轻灵之气,与天之构造物完全是一种物质,所以若是要补天,这种东东乃是不可缺少的宝物。

    鸿钧轻轻挥手,一瞬间手中便多了一个漆黑色的小鼎,伸手递给女娲,道:“这是乾坤鼎,能够炼化万物甚至能够将后天之物,倒反先天。你用这小鼎炼化那五色神石,而后将炼化而得的汁液倾倒在那红色云朵之上,这补天之事便算是完成了七分!”

    接过鸿钧手中的黑色小鼎,女娲点点头,自怀中取出一个锦囊。一抖锦囊,那锦囊中变出现了一块块五色的石头,不断地向着黑色小鼎中掉落下去。黑色小鼎好像填不满的黑洞一般,五色神石似乎无穷无尽的填装下,居然没有丝毫要满的意思。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鸿钧道:“万事万物,都要留有余地,这便是遁去的一,所以这五彩石却也不能全部投入者乾坤鼎中,过犹不及,过犹不及。”

    听到鸿钧之言,女娲迟疑了一下,发现锦囊中此时已经就剩下了区区一块五色神石,女娲轻轻的将石头拿起,向着东胜神州的方向一抛,那五色神石便消失在天际,想来这块神石已经到了自己应该在的地方。

    看着乾坤鼎已经装够了五色神石,鸿钧淡淡的点头,对着女娲道:“你将其炼化的时候切忌不能急于求成,只能以阴柔之火灼烧,不然其中珍贵的混沌轻灵之气很可能就会被破坏。到时候效用大减,恐怕就达不到我等的要求了。”

    治大国如烹小鲜,这炼丹造物却是要远远难于这烹小鲜,不过到底是殊途同归,一样的道理。不温不火,不疾不徐,这都是其中的道理。

    女娲忙乎的底朝天,别人可没有她那么好的运气,所以个个都满怀郁闷的看着她。说个个,其实也只不过是准提和接引罢了。

    三清此时的心思可是都已经挂在了东月的身上,那个该死的至尊又出来了,那本尊该怎么办?众人喜欢的可是那个清新淡雅,又有着刻骨寂寞的女子,可不是眼前这个浑身上下充满了霸气的女子。

    三清中最无法忍耐的便是通天了,通天一向冷冽暴躁,心中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可是此时看到鸿钧老祖的意思,通天虽然心中愤恨之极,可是面上却丝毫不敢有所表现。或者说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此时若是逞了一时只能,鸿钧道祖心中有了计量,恐怕到时候真正的东月能不能回归还是一个问题。若真是那样,通天自己都会恨死自己。

    至于元始和老子,他们两人也是同样的心事。投鼠忌器,不得不防啊!最后三人还是对视一眼,心中纷纷有了计量,开始算计这位东月至尊!

    为了东月,此时的三清已经开始与鸿钧貌合神离了。

    东月至尊看着此时微微有些怜悯的看着三清,心中不住的念叨着:“盘古啊!盘古!你造的这叫什么孽啊!这三个小子此时看我的目光,分明是打算直接将我放到油锅里烹了。若不是你没事将你那些什么情感四分五裂,弄得到处都是,三清本来应该和东月没有丝毫的交集。现在倒好,这三个小子是惦记上我了,这以后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东月至尊看着红云的方向,发现那个小子此时正在无聊的将自己的手指插入自己的肚子,反正元神之体就和后世的魂灵一样根本没有实质,所以什么穿墙术之列只是小事。在自己的肚子里摸了半天,这小子看来还没过瘾,直接将元神的脑袋搬了下来,自己用脑袋和身体说话。一如两个人在聊天一样。

    三清此时也注意到了这个明显神经不正常的存在上,元始不禁哼了一声道:“真是不知道为何东月师姐如此照顾这个家伙,难道他真的有什么出人意表的地方么?”

    通天此时却是没有和元始抬杠,而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口中冷冷的道:“这个人古古怪怪的,行事根本就没有个让人信服的套路,想来不过是一个乱七八糟的愚人而已!”

    通天这显然是嫉妒了。

    通天可是记得,当初东月为了救这个家伙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甚至还忽悠他们放血。想想当初自己放血救得却是这么一个家伙,通天没来由的为自己感到些微不知。虽然那只是一滴精血,可是那也是难得的宝贝。

    若是将那精血给了孔宣那个小家伙,好歹那个小家伙还能在东月面前给自己美言几句,聊胜于无么!通天可是知道,那名叫孔宣的小家伙可是对于东月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力。

    东月至尊最后实在是受不了红云那古怪的举动,淡淡的道:“红云,你在干什么?”

    红云此时才停下了自己无谓的举动,将元神体的脑袋再次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慢腾腾的磨蹭过来,有些踟蹰的道:“呃,只是无聊么!”

    无聊?

    红云的话,对于在场的这些大神通者来说简直就是笑话。

    洪荒中的大神通中,每一个都是经过了无数年的积累,才成就了现在的强大的力量。那可是要相当恐怖的时间才能够积累而成的。这些人,往往一次修炼就要千百年的时间,可是这红云作为一个修炼到整个洪荒的顶尖的高手,居然耐不住短短的无聊?

    红云淡淡的看着天边,那深红色云霞中,那眼神说不出的寂寞:“不知道,也许因为我一生都在沉睡中,并不像你们一样动辄修炼了千百年啊!我这一生,也不过是醒了两次而已,一次是紫霄宫听道,至于另一次,你们就不必知道了。”

    那带着隔膜的话语,似乎有着一种难言的寂寞,那飘渺的元神之影也是飘飘摇摇,让人不自觉的有一种淡淡的忧愁。

    东月至尊一时无言,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洪荒诸位大能中奇异的存在。

    因为,她的存在实在是太久远了。

    久远到哪怕是东月都没有她的存在来的久远,也许用永恒来形容她才是真正正确的吧。。.。

    全本小说网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