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二十一章 不懂怜香惜玉

作品:俺不是庸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了了一生

    晓生先看的当然是那个女人是一个约二十岁上下貌美又年轻的女人那盘成一个独特造型的头好像还未来不及解开便被人送到医院来了而这种型在河源算是比较流行的一般新娘子出嫁都会盘这样的一个型。女人露出的雪白香肩使晓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那细腻白晰的肌肤好像能捏出水来晓生真想伸手去摸一下啊但她此时却被一个男人紧紧的抱着让晓生十分扫兴。

    女人除了这个再看不到什么了晓生又打量起那个男人来这男人约有二十岁刷的二八分开的汉奸头打着厚厚的“腊”在灯下闪闪光晓生敢确定如果有苍蝇不小心飞到上面必定会被死死的粘住这辈子也别想再飞起来。晓生再仔细看看他那张脸咦竟然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认真的想了一下原来此人就是第一个签署“还你威猛男儿身VIp治疗合约”并要求把他那个家伙加到最大尺寸的病人。

    为了方便各看官更加清楚明白事情生的经过我们把画面切回到几个月前也就是此男来就诊的那天。

    这天是阴雨天晓生的卫生站生意隔外的差晓生一个早上才看了五个病人都是一些上呼吸道轻度感染类的小病小痛总收入加起来才九十九块九毛不足一百。晓生无精打采的熬到正午正准备下班的当下来了一个病人。

    此病人来的时候是别人开着老崩(奔驰)送他来的而且下车的时候司机还跑下来给他开车门可想而知身份是有点尊贵了。晓生在诊室的窗口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心想“水鱼”来了想不到临下班还能来条“水鱼”如果弄得好的话这半年吃喝拉撒的开销就有了。

    晓生想到这精神头马上就来了“腾”的一下站起来捉过病人专坐的椅子往上面呵了一口气然后用自已的白大褂使劲的擦了擦然后又迅的从抽屉里已经有点霉的一叠病历本拿了出来使劲的拍掉上面的灰尘……

    病人走进诊室的时候只见诊室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样子里面正有个医生在低头写着病历而他的旁边正堆着如山高的一堆病历看上去公务十分繁忙的样子这医生因为“过份”的投入工作并未注意到他的到来。

    “医生!”来人轻轻叫了一下。

    “……”这医生还是没有反应来人心想看来医者父母心说得一点都没错医生沉浸在工作中是那么的专心看来刘委员长真的没介绍错人。

    “医生!”来人提高了声调并且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说。

    “奥你好!真对不起太忙了。”医生这会好像意犹未尽的样子放下了手里的笔。

    “没关系你是欧阳生医生吗?”来人问。

    “是的!请问你是?”晓生道。

    “我叫汤永安刘委员长你认识吗?他介绍我来找你的。”汤永安道。

    “认识的哦汤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不舒服呢?”晓生想:称呼大哥为刘委员长看来关系还不是很铁的那种那我也不需要顾及那么多了!

    “这个这个……”汤永安说这话的时候吞吞吐吐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的你照实说就可以了!”其实晓生从他扭捏的表情已经猜出了分

    “就是我那个不太行。”汤永安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竟然有点红。

    “怎么不太行?是不能硬?还是硬而不坚?坚而不挺?挺而不久……”晓生问起来一套一套的听得汤永安冷汗直冒晓生所诉的任何一样他患上了日子都不会好过。

    “都不是!”汤永安打断了晓生的话说。

    “那是什么?”晓生问。

    “我觉得我那个东西太小了过几个月我就要结婚了我怕到时候会被媳妇看不起我听刘仕明说你能把它增长增大。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帮我?”汤永安看再这样下去自已迟早会被他说成阳痿于是直截了当的说。

    “那先检查一下看看怎么样再说吧!”晓生说罢便带上了口罩与手套何根巨也非常合作的躺到检查床上并脱下了自已的裤子。

    晓生一看那西裤牌子“金xx”再看看那内裤上的标志“xx狼”。好家伙全都是名牌中的名牌这样的“水鱼”此时不宰更待何时而且动手的时候要狠狠的宰。

    五分钟后。

    “医生怎么样?我的还有得整吗?”汤永安问。

    “你这个尺寸相对于正常人来说是比较小了。整起来也比较麻烦。”晓生故意一副为难的样子说。

    “医生只能你能帮我整大多少钱我都愿意出因为我这个婚姻关系到家族利益绝对不能失败的。”汤永安说。

    “这个这个……”晓生吞吞吐吐起来这是晓生的独门绝招如果轻易就答应下来那他这个治疗的技术就显不出矜贵了到时候收钱也不好意思收太多。

    “医生你帮帮我吧看在刘委员长的份上行吗?”汤永安的语气已经有点恳求的味道。

    “这个……好吧既然是熟人介绍大家也不是外人我就帮你这一把吧但你一定得清楚我绝对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才帮你的。”晓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是的是的!我知道!”

    “那你先看看这个合约吧如果觉得没问题签字办一下手续我们就开始治疗。”晓生说着把一份“还你威猛男儿身VIp治疗合约”递给了他。

    “……”汤永安拿起合约反反复复看了很久最后把合约放到桌上却没有签字。

    “怎么了?有问题吗?”晓生有点急了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吗?

    “不是的医生我是说有没有比这个合约上更大一点的尺寸男人这个东西不是越大越好吗?”汤永安说。

    “话是这样说的但越大就越难整啊花费的人工时间物力也就更多了。”晓生说。

    “……”汤永安没说话。

    “而且这个东西大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了太大了女人会受不了的。”

    “……”汤永安还是没说话。

    “万一到时候因为太大了弄出什么事情我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啊。”晓生说。

    “医生别的事情你都不用管。只要你给我整大了过这上面的尺寸我给你这合约上的双倍价钱。”汤永安说。

    “预交一半定金马上开始!”晓生一听双倍价钱脸上痛苦的表情立即没了两个无神的眼睛顿现精光态度更是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可把汤永安吓了一大跳……

    汤永安的故事说完了那我们又把画面切一切回到刚刚他们来晓生卫生站之前三个小时。

    汤氏家族与吴氏家族连姻这自然是一件大事这两家都是商海里的巨腭主打皮革行业。他们的实力可谓是其中任何一家跺一跺脚整个商界都要抖三抖的巨头。可想而知这两家连姻自然是为了把彼此的实业推向另一个高峰达到强强连手形成垄断皮革市场的目的。

    这两家所摆喜宴那场面可是隆重又热闹单单是酒席就摆了近五百桌。宴请的嘉宾不计其数把整个五星级的万绿大酒店都包了下来。

    这新郎官汤永安倒也聪明看着这么大的阵势如果一桌桌的去敬酒不出二十米自己必定要倒下那还如何洞房花烛夜与新娘子亲热呢?他想了想便计上心来于是用酱油兑了水再加一点点的洋酒那颜色与气味便与真酒毫无二致一路喝下去未有人识破自然也就没被别人灌醉。

    好不容易这新郎官进了洞房只见这新娘子正羞答答的坐在床上那含羞带怯的表情更是让新郎官**高涨也不管什么情调不情调气氛不气氛的三两下把自已剥得精光三步并作两步向新娘子走去。

    新娘子看着他跨下那巨大又丑陋的东西不禁又羞又急又慌又怕又有点兴奋……感觉太复杂了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裸的被他压在身下。她这猴急的新上任老公一点都不知道疼人没有任何前奏便像恶狼般擒了上来那架势就像是霸王硬上弓。两人连嘴都没亲他已经握着他那粗大如婴儿手臂般的家伙在她身下擦了两擦便使劲的刺了进来。

    “啊~好痛~~”新娘子顿时惨叫了起来只觉下身**入了一根火烫的揉面棍身体生生被撕裂开来痛得她哭天喊地泪水真流可当她抬起头一看的时候差点就吓晕过去只见他老公那东西连头部都还没进去。她的心里更慌了害怕得身体往后退了一退那好不容易进去了一点点的东西也脱了出来。

    新郎官也不以为意赶紧趁热打铁乘胜追击身子紧追而上。

    “不要不要啊!好痛啊!”新娘子害怕的不断后退一会便被逼到墙角下退无可退身子也被狠心的新“狼”官死死的压在身下。

    “求求你不要这样好吗?我好痛好难受啊。”新娘子哭着哀求他那身体也因为巨大的恐惧而瑟瑟抖。

    “不要怕只要进去了就好了!没事的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新郎官声音虽然温柔身子却仍然死死压着她。他知道此时绝对不能放弃如果一放弃便会成为她心里的一个阴影以后如果再想冲破这女人的万重关就比登天还难了所以此时必须狠下心肠一鼓作气把她收拾了。

    新娘子万万没有想到外表斯文端庄的男人脱了衣服后竟然是如此的残忍无情冷酷这就是真正的恶狼传说吗?她有种跌到万丈深渊直达十八层地狱最底层的感觉。这个男人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婚内强*奸但是想想自己的婚姻家族的利益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放弃了抵抗其实就算她抵抗也起不了很大的作用最终也逃不脱成为此**子的命运如果越挣扎越顽抗却更会激起男人的兽性还有征服与叛逆的心里到时候便不是美好的洞房花烛夜而是不堪回惨不忍睹的一轮**。

    这两人的婚姻其实基本上是谈不上情和爱唯一能把他俩联系起来的除了那一纸婚约之外便只有两个家族的共同目标:利益。

    这就是传说中的傀儡婚姻了。

    新郎官把新娘子紧紧的压在身下见她不再反抗了便伸手捉过自已的家伙对准目标使出全身蛮力一个俯冲硬生生的进入了新娘的身体。

    “啊~~~~~~~~~~~~~~”新娘的惨叫声凄历而惨绝她觉得身体就像被捅进了一把刀子这把刀子直直的切开她的身体仿佛穿过了她的腹部直达心脏。她痛得冷汗直冒差点就要晕过去了胃里也是一阵翻腾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全身也不受控制的僵硬起来。

    洞房外的亲人也被这种凄惨的叫声吓了一大跳大家都知道洞房花烛夜必定是激烈无比的可是谁也没想到会激烈到这种程度这种声音里面只有痛苦完全听不出丝毫享受感觉。众人不禁面面相觑虽然都知道洞房里正在上演的是什么戏但也不免责怪新郎粗鲁不知道心疼如花似玉的新娘。

    新郎官的身体进入了一个狭窄的腔道那紧紧的肉壁仿佛带着一股吸力把他包裹着舒服得他浑身颤抖过了好一会这种感觉开始变淡了他觉得是时候寻找另一种快感了便开始抽*动可当他的身子一动便觉得自已被紧紧的吸住了像是有什么东西牢牢的把他粘住一样他的那个家伙别说是**移动分毫也不行。而且他每动一下新娘就如杀猪般惨叫起来。

    “放松一点放松一点啊!我出不来了!”新郎叫道。

    “我放松不了啊你不要动不要动啊呜呜~~”新娘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的不停往下掉那原本绯红的脸此时已经毫无血色苍白得吓人。

    “那你尽量放松我们再试一次!”

    “……”

    两个新人就在洞房中试了一次又一次越弄越紧张越紧张就越出不来而每一次新郎稍稍一动新娘便惨叫连连好像身体要被生生撕扯开的模样。弄到最后一次新娘子已经快接近昏迷状态了呼吸变得威弱了脸色已经不是苍白而是接近死人那种惨白。新郎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肯定要出人命了也顾不得什么羞耻立即大声的呼救。

    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