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二十章 刘仕明老婆的妹妹

作品:俺不是庸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了了一生

    这接待考察队的工作自然就落到了晓生的头上晓生没办法只能让林馨兰和柳如焉暂时合住一个房间空出来的一个房间让给考察队的女同志另外两间只住过一个病人的病房就分配给了男同志让他们自由安排。

    午饭是在晓生家吃的晓生把培叔也拉来坐陪还让沈雪从家里带过来一只十五六斤重的杂交鸡沈雪虽然不太情愿可是这是村里的大事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想通了索性又带来了一只大白鹅和一只兔子。

    山珍野味,这顿饭吃得考察队十分满意直夸这山里的东西就是好吃还特别赞美沈雪的杂交鸡肉是他们从未吃过的美味追问起这鸡的由来及饲养方法晓生只是支捂着编了个理由推搪了过去这是沈雪未公开的秘密没经她本人的同意他是不敢随便说地。

    地质学家和测量师都是年轻的女性虽然已是三十出头但容貌资质也算是上等风韵依然。席中那个女地质学家看晓生的眼神总是有些怪异好像有什么话想和他说却一直都没说出来。

    晓生也觉了几次欲询问却又觉得无从下口。

    一等人酒足饭饱之后为那个从未介绍过自已的男人提议到山上走走。看看何坑的地势及土质其实他们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出了只是一路走一路的研究经过的村庄都呆了一天半天才离开这何坑便是他们的最后一站。如果何坑的地势和土质没有什么特别他们回去就准备修路动工的各项事宜。

    晓生把他们带上了山四处走了走看了看也没现什么特别的事情正当众人就要打道回府的时候却现那个女地质学家不见了。众人急了特别是晓生他十分明白这山里不但有凶狠的山猪及其它的野兽还有一些带有剧毒的蛇虫万一有个闪失那可是大麻烦。这几个人现在可是何坑的命根子啊。

    众人赶紧按着原路找了回去过了不久终于在麻石群里找到了那女地质学家。她正围着一块麻石仔细的研究着另外还不知从哪里弄了一个小铁锤“叮叮当当”的敲起来。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这麻石有什么好看的我们这里满山遍野都是这里家家户户的地基及门墙都是用这种麻石做的。”晓生说。

    女地质学家抬起头看晓生轻轻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刚刚在你家的时候我就已经现可是因为屋内光线比较暗淡看不出个究竟刚刚我来到这里看到这个麻石群被阳光照耀下竟然隐隐有些光泽。像是一种特别稀有的金属。这种石头除了你们村还有别的村有吗?”

    “有倒是有不过没我们这里多。我们顺着这条山路一直往里走一直走到天黑路上都是这些石头。这是一种什么金属呢?”晓生又问。

    “我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我敢确定是非常稀有的。我已经采样了回去用仪器一测就有结果了。”女地质学家说。

    “那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

    “……”

    农村的夜晚总是来得比城市早些到了晚上**点整个何坑几乎漆黑一片看不到几盏灯火众人在晓生的按排下也已经各自歇息去了。

    “叩叩叩…”晓生还没有睡和衣躺在床上看着那本《三针》卫生站的病人多了难免出现了一些他无从下手的奇难杂症正想好好看看这后面的一针却茫然的看不懂这上面的内容正在毫无头绪的时候传来了阵阵敲门声。

    晓生打开门外却见是那个女地质学家站在门外。

    “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可以吗?”女地质学家问晓生晓生赶紧点点头把她让进房间了顺手关了门。真的让晓生猜中了这女人确实是有事找他。

    “其实我是有点事找你你帮忙!”

    “好的,你尽管说吧.”

    “我听我姐姐说你治病很历害的所以我也想让你帮我看看。”

    “你姐姐是谁?我什么时候给她是看过病了。”

    “我姐姐就是刘仕明的老婆刘仕明就是我姐夫。明白了吗?”

    “啊刘仕明是我大哥原来咱们是一家人啊那我小你几岁就叫你一声姐姐吧姐姐你有什么不舒服你说吧!”

    “这个嗯…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就是我和我老公结婚好几年了一直想要个孩子可是总是怀不上。”

    “有没有去检查呢?”

    “有的我们都去检查了。我们两个都有问题我是因为输卵管阻塞虽然通了几次水可是使终不太理想。我老公是因为小时候上树摔倒后损伤了那个地方虽然现在能勃起可是硬度不够时间不长也可以射精可是**稀少活动率也低。找了好多医生也看不好。这是我们两个的检查结果因为这次来考察知道能见着你所以我做了准备才来的。”

    她说完把手里一叠检查报告交给晓生。

    晓生接过资料便仔细的看起来。过了好一会他才说:“你的问题不是很大因为你的输卵管已经通过水情况并不是很严重用中医传统的针灸试试估计能好起来。只是你丈夫的问题的就比较难办不过也不是没办法治但是时间比较长一点。可能需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的时间。”

    “太好了你能治就太好了只要我们能有孩子不管是一两个月就是一年半载我们也没问题的。”

    “那好吧现在我就给你扎一次针不过我得事先说明这输卵管的位置是在…”

    “我知道要脱裤子是吗。我学过解剖学的而且我也是个科学研究者这个没什么的。你说该怎么做我全力配合就是了。”女地质学家大义禀然的说完脸却还是红了。

    ?.

    ppa{net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