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55书库!

55书库

第十七章 庸医戒毒

作品:俺不是庸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了了一生

    今天是晓生给柳如焉戒毒的第一天他给柳如焉选择的是干戒法就是什么也不用!这是戒毒方法里面最痛苦与残酷的一种但也是效果最好的一种!

    其实他心里并没有底一点经验也没有啊但事到临头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不过他最怕的还是把活马医成死马。

    罪过罪过主啊请原谅他吧。

    培叔婆在半山腰上有间杂物房以前一直用来堆放农具的现在她家有钱了田早就让给别人耕了农具也送人的送人剩下的也当破铜烂铁卖了。不过听说最早的时候这间房子是个牛棚专门用来关牛的。现在柳如焉就要像牛一样被关在里面了。想到这晓生有些汗。

    培叔婆很细心把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凡是剪子刀子等利器全都收了起来添上了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柳如焉在这屋子里最少要呆上一个月的时间或者更长看她的具体情况而定了!

    在晓生和培叔婆的注视下。柳如焉坚强的走进了牛棚。轻轻的躺在那张床上像当初她躺在晓生那张检查床上一样的姿势。他不禁想起了她衣服下他曾经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看过的玉体。脸上有点热了起来。培叔婆关上了牛棚的门门是用几根粗壮的木头做成的一个框架。空隙虽然很宽但人却钻不出来。就像是监狱里那些铁栏。培叔婆把门关紧了并上了锁却把锁匙交到了晓生的手上。

    “晓生如焉的这条命就交给你了我这侄女的命不好家里虽然有些钱可是她爹娘去得早留下这苦命的孩子孤苦伶仃的让人带坏了。你一定要治好她叔婆在这里给你下跪了”培叔婆说完真的跪在了晓生的面前。

    “使不得使不得。我一定会尽全力的。”晓生吓坏了连忙去扶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给他下跪但是他一点欢喜的感觉都没有心里充满了惭愧与不安!

    培叔婆被扶起来后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对晓生轻轻的点了点头不停的抹泪!

    看着老泪纵横的培叔婆晓生觉得肩上的担子好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了。让他不得不收起平时嬉皮笑脸的无赖个性!

    卫生站里还有些病人晓生不能时刻呆在柳如焉身边他只好让培叔婆在外面守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去告诉他!

    第一天却顺利得有些意外每送完一次水和食物培叔婆都会下来告诉晓生她的情况说她现在很平静。没有一点毒瘾作的徵兆。但晓生心里十分清楚真正的爆风雨还没到来这只是狂风暴雨来临之前可怕的宁静。所谓要死的人是不怕的最怕的却是等死的人不知道死亡在什么时候突然来临的感觉是最恐怖的!

    现在的晓生和柳如焉就如等死的人她是必定要经过这一劫的。而晓生却害怕这毒瘾作起来无法控制的后果。如果她意志不够坚定抗不过去的话那所有的一切都白费了。

    毒瘾作起来有三个高峰期第一个时期为最高峰对毒品的渴望比水比食物比**比生命都更加强烈。有些人作起来会全身无力骨头里像有几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一种刻骨的痒从骨头里面痒到皮肤表面;有些人会觉得冷彻骨的寒冷冷入心菲就算十床绵被盖下去还是冷;有些人会胸闷呕吐痉弈最后是休克;更有些人会疯狂失去理智做出一声丧心病狂的事情。毒瘾作起来症状千奇百怪因人而异。但是经过第一高峰期以后第二高峰期就稍为轻些第三高峰期就比前一次更轻。只要这三关能熬过去接下来的日子就比较好办了只要配合适当的药物保持健康乐观的心态毒也不是不能戒的。

    戒毒最难的就是心瘾就如戒烟一样有烟瘾的人并不是离开了香烟就活不了可是偏偏无法戒掉香烟里面所含的尼古丁成分能刺激中枢神经毒品里面的咖啡因对中枢神经的刺激就更加强烈。吸食毒品后的感觉是全身轻飘飘的****。思维到达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畅快无比的感觉。想什么就有什么。就是说在毒品所带来的幻觉世界里自已就是无所无能无畏无惧的。吸毒的人与其说是对毒品的依赖不如说是对这种虚幻感觉所带来的强烈快感的依赖。

    半夜里晓生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眠。预感到好像要什么事一样?这一天过得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人特别害怕。

    “喔喔喔……”果然来了阿财的叫声响起跟着培叔婆声音也由远而近:“晓生。晓生。快快如焉她……”。

    晓生披上一件衣服鞋也来不及穿赤着脚向山腰那间房子飞奔而去。

    柳如焉路趴在那木门上披头撒的很是憔悴。看到晓生来马上奋力的摇晃着那扇木门。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呆在这里我受不了。”她一声比一声高地喊叫起来。晓生知道她毒瘾开始作了。

    “如焉如焉你要克服自已要对自已有信心过了这个时候以后就容易过去了。”晓生冲着她大喊。

    “医生医生给我打针给我打针啊我真的受不了啦!”柳如焉枫狂的撕扯着自已的头并用身体狠狠的撞击着木门。

    她这疯狂的样子晓生真怕她把自已的身体撞坏。连忙打开门抱着她往床上拖她却突然低下了头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臂。

    “啊。”晓生的手臂上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痛柳如焉死死的咬着他的手臂不肯松开血从她的嘴角里流了下来!

    晓生清楚毒瘾作起来是会让人走火入魔丧失理智的现在他怀里抱着的基本上已不能算是个人更像是一头饥饿的困兽。

    培叔婆站在旁边不知所措的眼里浑浊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晓生冲她大声喊道:“绳子。”

    培叔婆听得他大喝才茫然回过魂来赶紧找来了粗大的麻绳。

    晓生用麻绳把柳如焉紧紧的捆绑起来不过很可惜他的捆绑不够小鬼子的专业虽然柳如焉被捆得很结实却没有一点艺术美反而像个种子!

    在这个过程中柳如焉仍拼命的挣扎大声喊叫道:“不要不要不要绑我我要打针给我打针吧我求求你了。我不要戒了。我受不了了~~”

    “柳如焉你给我听着你要死可以死不过不要弄污我这块地方当初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戒毒要全靠你自已靠你靠你的意志。药物最多只能稍为减轻你的痛苦。给你再多的药物也是没有用的反而会引来更大的副作用只要你不放弃自已我们这个社会才不会放弃你。你还很年轻只要你能战胜毒魔。你的前程比任何人都美好。你现在是在毒瘾的第一关。只要你过了这关以后就容易过了。”

    “不我不要戒了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人要我了我爸妈都离我而去了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没有一点意义。我真的不想活了你给我打针给我毒品吧。”她的全身被绑得紧紧那两只没有在绳子之内的手掌疯狂的撕扯着所能触及的衣服不时出凄历的叫声。

    “晓生要不就给她打一针吧。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这简直是太惨了。”培叔婆是个女人心肠毕竟比较软。不像晓生那样铁石心肠其实晓生也想过要放弃她可是这一放弃就等于放弃了她这个人那么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人们都说医生是这个世上心肠最硬的人。可是如果医生心肠不硬的话还怎么给人动手术刀子怎么能准确无误的扎下去解除患者的痛苦呢!

    晓生的导师曾说过在手术台上对待病人仁慈就是对他(她)残忍!

    可是面对如此惨状晓生真的能狠下心肠吗

    ?.

    ppa{netete;}